“ Dei 我耐你 ”

【西游/孙唐】《脚》无情节

※ CP:悟空 x 唐僧

※ 西游同人 无情节 

——————————————————————————

《脚》

三更时分唐僧醒了,被冻醒的。睁开眼见月色晦暗,几缕像上吊用的白绫子,掉在猪的大脑袋上。转了几圈儿眼睛他找到了猴子,猴子正端坐着睡在他脚边床下,一只胳膊撑在床沿,毛茸茸的耳朵四处支棱。

他看得出了神,过了一晌才想起自己是被冻醒的。没想起来不要紧,想起来后只觉的头上背后都是凉气乎乎地过。薄毯子裹紧了几圈儿,还是冷。火不好生,他也不会,于是就缩着发抖,终于把猴子抖醒来。猴子两只眼睛亮亮地睁开,皱着眉头问他。

大半夜的,师父你又做什么?

冷。他说。毯子裹紧几分,是一只茧,就差把自己缩成一团蚕蛹。猴子看了他两眼,还是把身上的虎皮摘下来扔了上去。这老头儿家里恁地没长被盖,师父便迁就吧。猴子把虎皮四角扯了扯,又要闭上眼睡。

唐僧赶忙地,踹了他两脚,把那双火眼金睛给踹圆了。还是冷。他宣布。

猴子说那怎么办,此处也没有木柴。师父不搭话,光溜溜脑袋歪在枕头上看他。猴子叹了口气坐直,伸出手一把把师父的脚捞进了怀里。师父便在老孙这里暖暖罢,他说,嘴边轻轻吹口气,吹亮了床几上一只暗暗的红烛。再折腾下去猪头和黑脸可要醒了。师父不抖了,手从毯子里伸出来,伸到红烛边上,懒洋洋地扑那一点火光。

 

猴子的胸膛毛乎乎,热滚滚,是一口铁液沸腾的火炉。唐僧的脚踏上去,热浪就穿过袜子抵到脚心,一波波地往心里涌。唐僧双手绞着那张虎皮裙,扯上胸口又觉得热,又扯下去,又觉得凉,一遍遍地扯上扯下,簌簌地响。不厌其烦。

他突然小声地开了口。

悟空。

嗯?

和那兕大王斗了几日,你乏了吧。

猴子默了好一会,终于小声地答应了一声。

唐僧微笑了,脚踩重了几分。

 

师父的脚怎么捂不热呢。猴子突然问,搂着师傅的一双脚,眼睛向前瞟,看到师傅白净脸上细长眼儿向上飞,像蟠桃园春时万里桃花里立着的一对蝶翅。师父不接嘴,于是他也默默,低了头,把师傅的脚搂得紧了些,是揣了两只冰冷的白羊脂玉在怀里。

突然间他心里烫的慌。

猴子努力想师父给他讲过的经,断舍离,爱憎分。想不起来,脑子昏昏涨涨,张了口:师父,我心里烧的慌,脑子也涨,想俺老孙也是病了不成?

师父坐起来,怎么好好的头昏脑热了呢?他问,手指轻轻软软,搭上猴子的额头,被那点毛发搔的痒痒。并不热啊,师父说。猴子眨巴眨巴眼,觉得师父的手像青柳,拂过一片清凉。

猴子憨憨一笑:师父,你的手真是细,搭在俺老孙脸上像块仙女儿的纱。

真的?唐僧问。

出家人不打诳语,师父教导过的。

唐僧盯着猴子:那不打诳语,你便回答为师一事。他缓缓地开口。

师父便说。

唐僧向后半歪着,手扶着半张脸,金色的柔光全落在他眼睫上,像是瞳仁里住进了一条银河那些女妖精都说为师肌肤柔泽,顾盼便妍,生的比女子还美,你就说说,为师美不美?

猴子摸不着头脑,只觉得踏在胸口师父的脚微微地蜷起来,十个脚趾圆圆地挠他的心:师父自然是好看的,比女妖精们好看上一万分。

唐僧叹气。悟空,为师常常说离一切诸相,即名诸佛,出家人何来皮相之说?更无谓皮相美丑,可见悟空你平日学佛理不专心。他似嗔非嗔,嘴角微微撇下去。

那师父你不美,你和女妖精们一个样儿。

这下换来结结实实的一脚踹。猴子捂着心口儿打哈哈,凡夫俗子的肉体蹬上石头身子,还是疼。

师父你这是要俺老孙怎么说呢?猴子瘪嘴。

便住嘴吧。师父眉眼凌厉起来,看得猴子呆呆。

过了许久他喃喃:

可夜还长的很呢,师父。

一双脚缩起来又放开,像月色在云层里出现又躲藏,温热的羊脂玉,妥帖地戴在猴子的胸口。


评论(15)
热度(70)

© 費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