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i 我耐你 ”

【德哈旧文】《Harry小巫师和他的Draco玫瑰》上

※ 欢迎收看:《德拉科骗吻记》 
    戳这里配合R姐姐的画食用!

※ 旧文重发(因为答应过R姐姐)几乎没改动  @筆者R 

※ 非常中二而随意的文很是羞耻

※ 摘要&自我吐槽:

——这太随意了,德拉科想,一点都没有悬念。吻一下我就开花了,再吻一下我就变人了,再吻一下我就长高了。太随意了,一点悬念都没有。一看就是作者写着写着犯懒了。太随意了。

01.

今天是个平淡无奇的星期日,今天什么都不会发生。

在哈利·波特的字典里,平淡无奇这个词语应该加粗加大——后面释义是:谢天谢地。所以此时此刻他站在门口,像任何一个平淡无奇的二十岁英国青年一样,穿着平淡无奇的格子花纹睡衣,支愣着一头平淡无奇的黑色乱发,耷拉着一双平淡无奇的棉拖鞋,一脸慵懒地签收一个看似平淡无奇的快递。

和快递一样平淡无奇的快递小哥大嚼着平淡无奇口味的泡泡糖,歪着头鼓出一个巨大的粉色泡泡,这可一点儿都不平淡无奇,它让哈利觉得刺眼。终于,不平淡无奇的泡泡啪嗒吹到了Harry额头上。

“额……”小哥抱歉地把不平淡无奇的泡泡吸回去一点,嘟嘟哝哝说道:“抱线(歉)。”

“没关气(系)。”Harry努力不去想额头上微妙的湿意,咬牙切齿地说,然后抱着快递盒子砰地关上了门。

“我靠。”

平淡无奇的快递员叫了一声,大概是被撞到了鼻子。

 

梅林作证我不是故意的。哈利拿起桌子上的抹布狠命擦自己的额头,差点磨下一层皮。嘿,这是一个美好的、平淡无奇的星期天,哈利对自己说,不要因为一个傻快递员就破坏了这个美好的早晨。现在,拆开包装,也许是韦斯莱夫人第一次成功用麻瓜方式寄来的一封平淡无奇的问候信呢。然而他还没来的及把快递标签儿拆掉,就听到了一声毫不平淡无奇的尖叫:

“疤头,你竟然容忍一个肮脏的麻瓜唾液留在你额头上!Ewwwwww!”

哈利惊恐地四下张望,他的房间和平时一样平淡无奇——平淡无奇的乱七八糟沙发垫,平淡无奇的没洗的碗筷,四处乱扔的魁地奇杂志上全新赛季的预告哗啦啦闪动着平淡无奇的光芒。

哈利松了一口气,他低下头,撕开快递盒子的一角。

“疤头!去洗脸!不然别碰我!”

他的眼睛瞪得更大了,眼镜随着脸部肌肉的动作哗啦掉落在地上。他慌忙地蹲下身摸索眼镜,然后神经质地跑到厨房、阳台、卧室——甚至把被子掀开仔细查看了两回——一切都很正常,非常平淡无奇,非常好。

我他妈幻听到了德拉科·马尔福,”哈利自言自语道,“这不是个好兆头。”

紧接着他运用傲罗素质说服自己一切都很正常,很平淡无奇,很合适——虽然这次他警惕地提着魔杖对准了快递盒。直觉告诉他这里面不会有什么好东西,一定是什么糟透了的玩意儿,会破坏他珍贵的、奢侈的、美好的、平淡无奇生活的——那种。

“德拉科·马尔福?”他试探性地问,觉得自己傻透了。对着一个快递盒子说话,还以为里面藏了一个拇指姑娘德拉科。

当然,没有回应。他松了口气,放下魔杖,狠狠地甩了甩自己的头。我一定是最近想到马尔福的次数太多了。该死。哈利对自己的神经中枢说,请把那家伙的记录删掉好吗?我他妈只想当个正常的、平淡无奇的普通人。就在哈利神经中枢的递质还没来得及释放完全的时候,熟悉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快打开盒子疤头,别在那儿犯病,你的蠢头摇的像牙牙的尾巴。”

“操!”哈利跳了起来,“混蛋!马尔福!我知道你在这里,出来!别躲着!”

“我在快递盒子里,梅林保佑你那硕大无比却空空如也的脑袋,你还没有发现吗?”

哈利的眼镜再次应声而落。

盒子里发出了一声轻蔑的笑。

 

打开盒子时哈利明智的扶住了眼镜。他已经做好了看到一个拇指姑娘德拉科的景象——然而他没有。盒子里是一个白色纸袋。

“玫瑰花种子。”,哈利念出声来,“PBG公司制造,生产日期……栽培方法……马尔福!”

他把袋子扔到地上,气愤地大喊,“你再耍我我就要对你施咒了!你他妈在哪儿!”

“撕开袋子,破特,我在这堆又丑又脏的纤维素堆积物玩意儿里面。”

哗啦,一大堆玫瑰种子被摊开在茶几上,还不少落到地板上,发出沙拉拉的声音。

“很好,你想告诉我你现在是颗玫瑰种子吗?”

“差不多。”

哈利愤怒地站起来,举着魔杖对着房间四处乱发恶咒,“你以为我是一年级小孩儿吗?这种把戏我是不会相信的——”

他的话晾在了半截,因为他看到有一颗玫瑰种子从桌子上跳了起来,金光闪闪。

哈利的眼镜哗啦一下再再再次落到地上。

 

“你真……真……变成了种子……”哈利下巴撑着茶几,喃喃道。他面前,一颗淡金色的、椭圆形的、比普通种子大出那么两倍的种子懒洋洋地躺在茶几的杯垫儿上。

“很好,你的反射弧终于完成了这项认知工作。”

种子没有表情,但哈利想象得出德拉科那欠揍的、傲慢的尖脸。他压着脾气,接着问。“什么时候发生的?”

“大概是昨天晚上,”德拉科低沉地说,“一大早醒过来发现自己置身于一堆稻壳里的感觉简直比发现自己的新娘是你还糟糕,更糟糕的是还被寄到了你这儿。”

“我要把你扔到汽车轮子下。”

“那麻瓜铁玩意儿?”哈利满意地听到德拉科的声音带上了一丝恐惧,“你不会这么做的,破特?你不会吧?”

“等着瞧。”

“好吧,”德拉科直起身来——那颗椭圆的种子直立起来——哈利想大概相对应的人类动作应该是这样。“总之,破特,我得现在你这儿待一段时间了。”

“为什么要呆在这儿?我可以把你送到马尔福庄园或者潘西或者任何马尔福俱乐部成员那儿!我才不要和一颗傲慢的玫瑰种子呆在一起!”

“让他们发现我被施了咒变成这副德行?想都别想!破特!”德拉科激烈地说,“我今天思索了一早晨,我想大概——呃——这个咒语,可能,可能……”

“可能什么?”

德拉科的声音充满了屈辱感,“大概你……你得把我像真正的玫瑰种子一样种下去然后养大才行……我……我记得我小时候读过这种童话故事……种一朵花然后长出一个人来之类的……”

哈利突然哈哈哈大笑起来。

“闭嘴!破特!这没什么好笑的!你这笑点低的蠢货!”

“okay,”哈利扶着眼镜和肚子忍住又一阵笑意,“拇指公主德拉科殿下,精灵王子很乐意为您效劳。”

在德拉科徒劳无功而愤怒的大喊声中,哈利在地毯上滚来滚去地大笑,直到胃肠都绞在了一起。

这真他妈是个绝妙的笑话,德拉科牌玫瑰种子,一纳特一个。

哈利扶着眼镜想。

 

02.

“您好,我挂魔咒伤害科……是这样的……我的朋友变成了……”

“您好,我想问您……人变成玫瑰种子……不不不我头脑很清醒……”

“不好意思您可以看看这棵玫瑰种子……我不是推销的……我也不是圣芒格跑出来的!”

“您好……”

哈利沮丧地踢上了家门,一屁股坐在沙发里。

“哟喂,波特傻宝宝,你对待沙发的方式好粗暴啊。”

“闭嘴!”哈利恶狠狠地说,“我跑了这一天不都是为了你吗!”

“嗯……”德拉科的声音低下来。

很好,这家伙终于拥有羞耻心了,哈利头疼欲裂地想。

“……不错的内裤,波特。”

哈利从沙发上弹起来,下意识地扯过沙发垫捂住了自己的裤子——“你他妈在干吗!”

“我变成种子后拥有了透视能力,”德拉科声音无辜地说,“不然你以为我怎么会隔着快递盒知道你被麻瓜泡泡糖间接亲吻的?”

“操你——”哈利咬牙切齿地说,他竟然没有想到这个问题——

“别看我!马尔福!你、你不会还能看到、内裤、以里的、东西、吧?”

德拉科没有回答。

哈利突然颓丧地瘫倒在沙发里,一脸速求一死地把脸埋进了一堆皱巴巴的垫子里。

“如果我是你,我就不会把头放在自己屁股刚刚碰过的纺织物里——”

“给我闭嘴!”哈利怒吼。

“okay,”德拉科想耸耸肩,但是很快发现自己并没有这项功能,“我该怎么办?”

“我才不关心你该怎么办!强盗、偷窥狂、小人、混蛋马尔福!”

哈利的声音被垫子过滤显得闷闷的。

德拉科再次徒劳无功地耸耸肩,跳上了哈利的球鞋,然后跳上垂下的沙发垫,最后跳上哈利的手指。

作为一只又会说话又有超强弹跳能力的玫瑰种子——德拉科生气地想,我应该参加世界奇迹展览,而不是和一个傻疤头吵架。尽管如此,他还是在哈利的手指上跳来跳去,终于让皮糙肉厚的某人感觉到了自己的存在。

“你又想干嘛?”

“去找个花盆吧,”德拉科悲哀地说,“明天带我去拜访麦格和隆巴顿,如果还没结果,就把我的坟墓安葬在花盆里吧,最好是中国瓷的。”

 

总之当麦格和纳威看到——嗯——所谓的“德拉科”的时候,他们认真地建议哈利多注意休息不要给自己太多精神压力。

“你该找个女朋友,波特——”

“傲罗办公室给你太多活了,兄弟——”

“韦斯莱小姐不会给你带来什么心理阴影吧——”

“新来的助教小姑娘很不错——”

“梅林啊,”哈利绝望地戳着桌子上的玫瑰种子,“说话!混蛋!德拉科!”

麦格和纳威交换了一个担忧的眼神。

“波特,你一定得好好休息,一直以来我们都给你太多压力——”

“教授,隆巴顿。”

懒洋洋的声音突然响起。

麦格教授的话噎在了喉咙里。

回家去我要弄死这颗混球种子,哈利想,把他泡到水里喝茶。

 

“所以今天霍格沃茨一日游根本没什么收获,”德拉科沮丧地说,“我还是得躺倒在花盆里,和脏兮兮的泥土作伴。”

“最起码我知道这花盆会是你的摇篮而不是坟墓。”哈利冷静地提醒他,挥舞着魔杖指挥土进入花盆。

“也许根本没什么古老魔法——麦格和隆巴顿就是想让我死在花盆里。”

“你的被迫害妄想症太严重了。”哈利挖好了一个浅浅的坑,“那本书我们都看到了,上面写了和你一样的案例——你就得乖乖躺在花盆里等着发芽,然后开花——然后变成果子落下来或者变成花什么的……到时候再说吧。现在,进来。”

德拉科不情不愿地跳上花盆边缘。

“你会认真给我浇水的,对吧?”德拉科可怜兮兮地说。

“我不想当杀人凶手。”

“给我晒太阳?”

“每天6小时,最佳时间。”

“不让该死的蚯蚓和我同居一室?”

“尽量。”

“不会把我丢掉?”

“……我现在就想把你丢掉。”

“别别别,”德拉科大义凛然地跳进坑里,“最后一个问题,最后一个。”

“说。”

“中国瓷的吗?”

哈利干脆地把土撒上去,填平了坑。

世界终于安静了。

……等等,太过安静了。

哈利有点担忧,他试探性地敲着花盆边缘。

“还活着吗?德拉科?马尔福?”

安静。

他紧张地扒拉土壤,突然懒洋洋的声音传来。

没死呢,”德拉科闷闷地说,“对了,花内裤太丑了,你换一条吧。”

哈利把花盆狠狠放到床头,然后砰地摔门离开。

“脾气真差劲儿。”德拉科耸耸肩——在心里。“活该没有女朋友。”

波特是单身。德拉科兴奋地想,这是今天最大的好消息——他终于又有了嘲笑波特的一条依据——蠢货活该单身,德拉科觉得救世主没女朋友实在是个绝妙的笑话,他躺在泥土上笑的直打滚儿。

嘿,泥土还挺舒服,波特问隆巴顿要的发芽土还真不错。德拉科醉醺醺地想。

 

03.

“哈利?哈利?”

“呃……啊?”

哈利回过神来,茫然地盯着萨拉。

“嘿,”萨拉甜蜜又恼怒地瞪了哈利一眼,“我们在讨论周末派对!”

同事们纷纷对哈利的心不在焉表示不满。

“我们策划了这么久!借着给萨拉过生日,我们几个老光棍也该有点约会了!”大胡子杰克嘟哝道。

“老光棍是你们,不连我和哈利。”Ron迅速地说。

“你不是老光棍,但他是,”杰克笑嘻嘻地用手肘戳着哈利,“黄金男孩单身汉,嘿嘿。”

哈利正皱着眉想早晨看过的玫瑰种植大全呢——德拉科昨天已经“发芽”了——书上说他要移植这家伙了,他正在想着下了班后去神奇植物商店买点营养剂之类的……

“哈利!”Ron也看出了哈利的心不在焉,“你这几天怎么啦?不会是约会了吧?”

“啊?哦,嗯,嗯。”哈利忙不迭应着声。Ron刚刚说什么来着?

“天啊!”大家惊奇地盯着哈利,“什么时候?姑娘叫什么?”

“嗯……啊……”哈利心不在焉地说,“Rose,Rose,哦对,没错,嗯。”

“哇!”Ron一脸终于把傻儿子嫁出去的欣慰表情,“单身三年后你终于有了第二春,可喜可贺,我要回家告诉Hermoine,回头把她带到陋居去……”

“哦,好好,好,”哈利接着敷衍地说,他看了一眼手表,现在是下午四点钟,去对角巷买东西……然后回家,趁傍晚进行移植……给德拉科“移植”一定会麻烦多多,哈利挠了挠头,但愿这家伙能配合点。“我先走了大家回头见。”哈利提起外套,急匆匆地走向办公室门。众人一脸我懂我都明白的表情给哈利让开路,只有萨拉的眉头紧紧锁着,盯着哈利消失的背影。

傻儿子也能有春天啊。”Ron再次露出了慈父般的表情。

 

“德拉科!”

“干——嘛——”

哈利蹭到了花盆旁边,一株小小的幼苗已经从土里冒出了头。前两天只有两片小小的子叶,现在德拉科已经拥有了整整九片“玫瑰特性的真叶”,嫩绿嫩绿的,很可爱。

当然,这个可爱是客观意义上的,从主观能动性来说,哈利是绝对不会承认他觉得“德拉科”牌玫瑰很可爱的。

“今天你要移植。”

“那是什么?”德拉科懒洋洋地问。

“就是把你连根拔起,然后扔到外面去。”哈利饶有兴致地用花铲敲打着花盆,看到玫瑰叶子惊恐地颤抖了一下,然后努力挺拔起茎秆来——“你敢!”

“哦,你看我敢不敢。”哈利微笑着轻轻揪住了玫瑰花茎,右手用花铲一把铲起了泥土,玫瑰茎秆拼命扭动着,土粒撒了哈利一手。

你不能抛弃我!波特!”德拉科绝望地大喊。真是奇怪,这么小小的一株花,竟然能发出这么大的噪声。“喂!我会被麻瓜小孩踩死!你不是救世主吗,你怎么能干这种残忍的下流的卑鄙的无耻的……”

“嘘,嘘!小声点!外面有声音!”

我不!波特!你要是,你要是敢抛弃我,我我,我就……”

现在哈利清楚地听到了门铃声,他急忙跑到门厅前,手里还拽着德拉科的茎秆。

“嗨!哈利!你,你在干嘛?”

是萨拉。哈利松了一口气,“哦,在通向绿拇指的路上。”哈利耸耸肩——没有意识到这是德拉科的标志性动作。

“喔……”萨拉有点窘迫,“我想知道……你介意和我共进晚餐吗?今天?”

介意!!”

德拉科大声尖叫。

“谁在说话?!”萨拉惊恐地瞪大了眼睛。

我他妈要把这家伙剁了拌沙拉。

哈利咬牙切齿地想。

“不好意思,我,我刚刚声音有点奇怪,”哈利尴尬地说,“我是说……呃,我不是真的介意,只是……”

“只是什么?”

萨拉靠近了一步,她靠的哈利如此之近,哈利几乎可以看清她鼻子上浅浅的雀斑了——他感觉更加尴尬了——他面红耳赤,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梅林保佑,萨拉不会强吻我什么的……

“只是他有女朋友了!”

德拉科再次开口。

“你他妈给我闭嘴!”

哈利对着玫瑰怒吼。

萨拉看起来更加惊恐了,“你,你在和,这株花说话?”

“呃……其实也不是……”哈利紧张地措着词,他不想让别人知道德拉科变成了玫瑰,更不想让别人知道德拉科在他这里。梅林作证,这会变成无稽之谈的,“救世主小王子和他的Draco玫瑰”?

虽然,虽然这个无稽之谈,还挺浪漫的。

哈利出神了,他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之中,没有发现绿眼睛里盛满了柔和的明亮笑意,他的脸部线条变得生动,因为幻想而变得神色朦胧。

一个非常,呃,勉强有点俊秀的救世主,这让德拉科莫名害羞,他扭动着叶子来掩饰根本看不出来的脸红。终于他觉得是时候把这女人赶出去了,于是德拉科清了清嗓子:

“他是在和我说话。”

这下萨拉变成了彻彻底底的惊恐,她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盯着德拉科,“哈,哈利?这花?”

哈利回过了神儿,这时德拉科的声音响起来:“快配合我破特!把这个女人赶走!”

哈利茫然地看着萨拉,她似乎没听到德拉科这句话,仍然在惊恐地盯着德拉科,手提包挡在身前。

哈利深吸了一口气。

“没错,”哈利挑了挑眉毛,他深情地捧起德拉科根茎上带着的泥土,“就是她,她就是我女朋友,这枝玫瑰,Rose。”他柔情蜜意地注视着细弱的玫瑰,“你看,她多美。”

哈利逼近萨拉,她已经苍白了脸色,跌跌撞撞向后退。哈利不给她机会,把德拉科横到她鼻子下面,“你看她翠绿的枝叶,是清澈的双眸,她纤细的枝干,像小提琴手下颤动的琴弦,你看,你看到了吗?”

哈利凑近了德拉科,嘴唇吻上那片小小的子叶。

她有火一样美丽的花瓣,是一首绝美的诗,她的芬芳让所有的姑娘都黯然失色,你闻到了吗?”

萨拉终于夺门而逃。高跟鞋在公寓楼梯上留下狼狈的节奏。

“哇,”哈利捧着德拉科站到门口向下张望,“她还真是不经吓,是不是?”

德拉科现在觉得自己的叶子快要烧着了。梅林,这家伙吻了我!这可是,这可是我的初吻!就这么,就这么交代给破特了!德拉科知道自己应该破口大骂,狠狠啐一口破特,但是他现在只觉得脑袋恍惚,浑身发热——你说玫瑰没有脑袋?哦,得了吧,我可是德拉科·马尔福!

“喂,喂!”

哈利摇晃着德拉科,这家伙的叶子全蜷缩成了一团,而且变成了深绿色,甚至有点发红,德拉科正在陷入前所未有的安静——和平时的聒噪形成鲜明对比,这让哈利非常紧张。

“你还好吗?”

“嗯……”

德拉科小小声地嗫嚅了一声。他还是感觉自己全身烧的慌,他觉得自己好像失去自己的叶子了,眼前金星直冒。我绝对不是因为害羞,德拉科想,一定是该死的波特惹的祸。

“混蛋……你好像把什么病传染给我了……”

哈利慌张地把德拉科放到茶几上,德拉科的声音带着明显的虚弱——

他不会死的吧?他不会吧?

哈利想起《神奇植物的种植》上曾经写过玫瑰种子的成活率很低,他努力把这想法赶出去。这家伙可是德拉科。人们常说好人不活久坏人长百岁,所以这家伙一定不会死的,是不是?然而他看到德拉科的一片叶子落了下来,掉到他手上,灼得他生疼。

“马尔福!马尔福!”他急切地喊着,“德拉科!”

他跌跌撞撞地跑去拿营养液和水壶,颤抖着把营养剂洒到德拉科的根上。

“波特……”

德拉科声音弱弱地喊。

“别死,别死,”哈利的嗓子扭曲了,“德拉科,德拉科,对不起!对不起!别死!”

他带上了哭腔。

他低着头,眼泪掉到镜片上,又滑落到玫瑰叶子上。

德拉科觉得一阵温柔的凉意触上了自己,他觉得自己好像在生长,他的身上不再那么烧了。小小的玫瑰茎秆迅速地抽高,叶子展开来,一朵小小的花苞从叶子中冒出头来——

泪眼朦胧中哈利觉得什么碰上了自己。

他睁开眼,一朵美丽的玫瑰花苞出现在他眼前。

“德拉科!”他惊喜地喊,眼泪还没停下来,一张口,鼻涕就流了出来。

“Ewwwwwww!波特!离我远点!”

哈利又哭又笑地小心蹭上了玫瑰花。

“不!”

“你鼻涕流出来了!起开!去擦鼻子!”

“不不不不不!”

“啊……你真是个恶心的男孩。”

“你是个混蛋男孩。”

“我好不容易开了朵花!你玷污了它!起开!”

“就不不不不!”

“喂!”

——————TBC——————

下文戳这里

评论(32)
热度(441)

© 費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