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i 我耐你 ”

【德哈】《你是心上一点甜01》(又名 You are the sweetheart)

Notes:

① 梗源:来自 @🐻小雲睡衣限時搶購 的點梗

② 大約不是BE  甜品師哈x嗜甜低血糖拽

③ 字数:3960 没错英文名就是hin恶俗 

❤ 下文02戳这里


······

德拉科·马尔福有很多秘密。

最大的一个秘密——那就是每当他走过糖果店和甜品店时,他的目光就会挪不开路。他会像毒瘾发作一般盯着橱窗内的糖老鼠甘草棒海绵布丁和黄金一样流淌的枫糖浆,好像那是些红灯区的性感女郎,在殷殷地朝他挥手媚笑。他会像闯入红灯区的小雏儿一样闯进糖果店,目光躲闪着拎下一袋袋茶饼、飞碟糖,顺便拽下几十只糖老鼠,然后嘟嘟哝哝地请求店员包好十几只不同口味的布丁加一大罐枫糖浆,扔下一堆加隆(有时是英镑),再像做贼一样偷偷举着大包小包出门去。

咳,怎么说呢——有些人,命是黑的,人是苦的,天生就不配爱吃甜德拉科·马尔福就像坚信波特是个臭大粪一样坚信着这点。但这也阻止不了他像偷窃上瘾的小偷一样四处寻觅诱人的甜食,一如低血糖也阻止不了他间断性的酗酒一样。

酒和甜,是德拉科生命中最重要的两样东西——最起码现在如此。

酒让人遗忘,甜让人幸福,食物的魅力就在于此。它们欺骗你的味蕾,在神经中枢上虚造出粘稠的暖意——但是德拉科心甘情愿被它们所欺骗。所以就在此时此刻,他紧紧握着一张甜品店的宣传单,四下环顾对角巷里穿梭的人群,然后身形一闪,闪进了对角巷65号商店那扇窄窄高高的门,带起了一阵叮叮咚咚的铃铛声。

 

······

德拉科·马尔福咽了一口口水。

他拽了拽领带,感觉肚子里刚刚塞进去的三大块福洛林·福斯科冰淇淋店(注1)的草莓冰激凌在兴奋地跳动,带起一阵冷意。过了三秒钟他才意思到那是因为自己的身边矗立了一大圈各色各样的冰糕。椰子味的啤梨味的奶油味的,德拉科辨认着那一种种熟悉的颜色,心脏兴奋得砰砰直跳。他爱这家甜食店,他吸了吸鼻子,郑重做出了这个决定。浓郁的混合香味严严实实地征服了他——那香味有冷的,有热的,有清甜的,有醇厚的,分别属于伊顿麦斯、海绵布丁、armynavy和刚烤出来的司康饼(注2)。他顺着一整面墙的果汁奶冻球走,手上的糖果越来越多。

转到一排大块的奶油杏仁糖前时他看到了一扇磨砂玻璃的隔断,隔断后一个人影正在忙碌,一瞬间他对这位不知名的甜点师产生了剧烈的好感——“如果是个美丽的女人就更棒了,”他想——也许他也到了该有一个女朋友的阶段了,或许吧,谁知道呢?

他礼貌地扣了扣柜台上的按铃。一个金色头发的姑娘一下子冒出来,吓了他一跳。

“您好!请问您需要什么吗?”

“这些,”他把手上的大包小包放上柜台,着实费了不少力气。“给我的外甥买的,”他欲盖弥彰地补充道,“小孩子总是吃甜太多,伤脑筋。”

姑娘微笑着冲他眨了眨眼:“您的外甥一定很喜欢您——先生,赠送您一份刚刚出炉的贝克威尔布丁——我们甜点师的独家秘方,”她又眨了眨眼,好像被德拉科明显上下滚动着的喉结逗乐了,“您——的外甥一定会喜欢的。”

“谢谢,”德拉科抑制住一把拆开那份布丁盒子的冲动,“看起来很美味。”

  

······

在德拉科走出65号甜品店的五分钟后,他又像旋风般冲回了这家店。“我想见见你们的甜点师!”他火急火燎地说,“我必须要见见她!这是我吃过最完美的贝克威尔布丁!哦——我简直不敢相信,”他气喘吁吁地停下来,“竟然能有人做出这么完美的千层酥皮——我上一次吃到这么完美的酥皮还是——哦,还有那馅料,完美的配比!”

他住了嘴,发现售货员姑娘几乎藏不住嘴边的笑意了。德拉科尴尬地抹抹嘴唇,不出所料地看到手上沾上了一层杏仁糖霜。

“对不起,我——”他祈求似的再次张口。

“实在对不起,先生,”姑娘宽慰似的拍拍德拉科的手臂,“我们的甜点师不见人的——他很害羞——”她对着德拉科点点头,“没错,是‘他’,不是‘她’,”她眨眨眼,“不过,您可以把这赞美写到我们的留言簿上,他会很开心的!”

德拉科一把拽过了眨眼姑娘递过来的厚厚留言簿,他翻了几页,全部都是顾客们欣喜若狂的留言:“最好吃的覆盆子酱!”“我爱甜点师!”“强烈推荐:掼奶油派”“正宗的英式风味维多利亚海绵蛋糕,和我在宫廷吃到的一模一样!”

德拉科心里涌上了一阵奇怪的热流,他既兴奋于这么多人和他一样承认了这个甜点师的天赋,又别扭地发现原来这份美味不是他所独有的——莫名其妙、毫无来由的占有欲逼使他写下最长最工整的一段留言——他字斟句酌着,整整给羽毛笔沾了三次墨水,才满意地落款下“一位新顾客——即将成为最忠实的那一位”。

 

······

德米尔扎·罗宾斯(注3)把厚厚的留言簿递给哈利时,哈利正在把一大盒薄脆果汁糖塞进冰箱。德米扎尔非常惊讶那台冰箱在拥有了整整两层的椰子冰糕、成打的青柠罗勒玫瑰球和三桶蜂蜜冰老鼠以及四打不同口味的果酱后,还能吃的进去这么一大盒薄脆果汁糖——这让她想起了上午那个清清秀秀食量却堪比巨怪的顾客。

哈利背靠着冰箱门,几乎是把它活活塞紧的。在冰箱门发出闭紧的“哒”的一声时他松了一口气,跳起来活动了一下肩膀,他甩着手接过留言簿:“今天的贝克威尔布丁怎么样?那可是一位夫人的独家秘方。”

“非常完美!”德米扎尔神采飞扬地冲哈利眨了眨眼睛,“看看留言簿就知道了——今天有一位顾客对它赞不绝口,我想我们又有了一位狂热粉丝。”

哈利眉眼弯弯地笑起来,绿眼睛像崭新翠绿的薄荷叶。“生活圆满啊——”他耸耸肩活动酸痛的脖颈,为了做好新品薄脆果汁糖,他今天可没少费劲儿捏糖坯。“那么三天后见——我把所有的存货都放进冰箱了,告诉顾客们这三天……”

“……没有现烤甜品。”德米扎尔补充完这句话,“这句话一定很容易对顾客说出口,”她瘪着嘴眨眨眼说。

“打起精神来,姑娘,我必须得休息和约会啊,”哈利学着德米扎尔的样子眨了眨眼,“做甜品和魁地奇一样累。”他抱着留言簿走向更衣室:“再见啦!”

“再见啦——老板!”

德米扎尔有气无力地说。


······

哈利抱着留言簿坐到沙发上的时候内心欢呼雀跃。看顾客们的留言,然后给他们写谢谢几乎是他做甜品的重大动力之一。他喜欢看顾客们热情洋溢地赞扬巧克力球酸奶上millions的弹脆口感,还有果冻鼻涕虫微妙的酸甜配比。每当看到这些散发着甜甜香味的留言时他内心都暖乎乎的,好像冬天长途跋涉后喝了一大杯黄油啤酒那样舒畅。

他翻动着留言簿,一一回复着那些和他笔墨往来的老顾客们的留言:

“多谢您喜欢我的覆盆子酱!它搭配您一贯喜欢的香草面包最棒啦!”

“我也非常爱您!多谢!”

“有人喜欢我的掼奶油派!开心!”

“维多利亚海绵蛋糕的秘方正是一位宫廷厨师教给我的,您非常在行!”

哈利翻过一页,在小短句和涂鸦之中看到了一串长长的、工工整整的留言,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个笔迹,他翻到最后的落款处:“一位新顾客——即将成为最忠实的那一位”。他咧嘴笑了,开始一字一句读这篇长长的留言:

 

“尊敬的甜点师先生:

我一向认为在一本哑巴留言簿上留言是最愚蠢的行为——但是今天我却忍不住要提起笔写点什么,也许是因为看到您在留言簿上和那些顾客们的一言一答十分可爱吧——我一定要告诉您,您做的贝克威尔布丁是我吃到过最完美的贝克威尔布丁之一!

上一次我吃到这么完美的布丁还是家母所做。今天在这里再次尝到这熟悉的美味时,您简直不能体会我心里的喜悦和惊讶!从千层酥皮的制作到馅料的配比都无可挑剔——单凭这一款甜品,我已经对您的天赋视若珍宝,并决心成为您最忠诚的顾客。

我在这里买了伊顿麦斯、海绵布丁、armynavy和司康饼,以及整整十二种口味的冰糕,我相信它们都不会让我失望的,虽然还没有入口,但它们的香气已经征服了我,正如同您精妙的贝克威尔布丁已经征服了我的味蕾一样。贝克威尔布丁是最简单的甜品——毫无疑问,能把最简单的做到最无与伦比,这才是一位甜点师的魅力所在。

一位新顾客——即将成为最忠实的那一位

 

PS:您的售货员小姐说您十分害羞,不喜欢见顾客。作为一个同样不善交际的人来说,我非常理解您。但我仍然按捺不住当面和您表示赞美的冲动,如果您愿意的话,能否在下一次见一面呢?好让我能荣幸的拥有这样一个机会——目睹一位天才甜点师!”

 

这篇留言可以说是——无与伦比了。哈利张大了嘴,目瞪口呆。尽管经常有人夸奖他的甜点好吃,但是从来没有顾客这么激情洋溢地写下这么长的一篇话。他觉得这位新顾客对他是在是过誉过了头——几乎到了夸张的地步,甚至隐隐有些表演的成分在其中。

哈利不确定自己会喜欢这样的人,这样直白激烈的赞扬让他几乎感到羞愧和尴尬了。他更喜欢含蓄的“谢谢”,这样他只需要轻松地回复“同样感谢”就足够。而现在,这位激情洋溢的新顾客让他犯了难。该怎样回复他呢?哈利摩挲着羽毛笔。

他重新再读了一遍这条留言,觉得这飘逸的笔迹仿佛在哪里见过。但一定从没出现在过甜品店里。他歪着脑袋,在第三次重读时他犹疑地写下了一个开头:

“多谢您的赞美,我几乎不敢承受了……”

他停下来,看了一会后划掉了这一行。

  

······

德拉科再次兴冲冲溜进对角巷65号甜品店的时候,心里充满一种收到考试成绩的忐忑和激动。他会见到那位甜品师吗?他纠结地想着,走进甜品门的一瞬他几乎想要落荒而逃了。那篇留言真的太傻了,真的,神志清醒的德拉科·马尔福不应该像个没见过世面的傻子一样因为一款布丁而对甜品师一见钟情,但当时的他的确被美味冲昏了头脑。

店里没有人,他抓了一把Bon Bons在手里,按下了柜台上的铃。眨眼姑娘售货员再次鬼魅一样冒出来:“先生,您好!”

“您好,”德拉科感觉嗓子有点干涩,“呃……你们的甜品师……”

“哦,他去休息了,这几天都不在……这三天我们都不提供现烤甜品……”眨眼姑娘的声音小下去。

德拉科感觉心脏奇异地落回了肚子里,像一口铅。“好的。”他干巴巴地说。“这一把Bon Bons多少钱?”

眨眼姑娘看起来很紧张:“没关系……您上次买了很多甜品,就当是送给您的礼物吧,对了,”她急匆匆弯腰抽出一封信来,“甜品师说多谢您上次的留言,他给您留了一封信。”

德拉科感觉心脏又一次奇异地升起来了,像热气球一样飘飘飞到了嗓子眼儿里,他接过那封信,小心地撕开了封口。

“尊敬的先生/女士:

十分抱歉,我忘记问德米扎尔您是一位男士还是一位女士了——十分感谢您对我的赞美,我深感荣幸,同时也感到不安——我实在难以承受您这样热情洋溢的赞美。贝克威尔布丁是我几年前学到的一道甜品,正如您所说,它是一道很简单的甜点,如果恰好让您想到了令堂所做的口味,那真是我的幸运了。感谢您对敝店的喜爱,我将努力用心做出更多的甜点与糖果,以不负您的期望。

至于见面一事,我深感抱歉,由于本人生性平凡而不善交际,与您相见只会让您徒增失望。再者,甜点师和顾客通过甜点来交流已经是很好了——希望您谅解。

又及:我嘱咐过德米扎尔您再次光临时交给您这封信,也许此时此刻我不在店中。请您随意挑选自己喜爱的甜品,我将将其作为对您谢意的礼物奉上。

一位普通的甜点师 

敬上”

德拉科读完信的时候感觉心脏已经变成了一团虚无缥缈的雾气。他不知道自己该高兴还是该失落,与甜点师先生见面的愿望就此落空,但甜点师诚恳的措词仍给了他些许安慰。他木然地站了一会儿,然后开始在店内四处转——他拎起一袋袋薄荷蟾蜍糖、南瓜馅饼、五光十色的乳脂软糖、最后扛来了一箱黄油汽水。他把信上“随意挑选”的字样摆到眨眼姑娘德米扎尔的面前。

“您……您……”德米扎尔张口结舌。

“这是甜点师先生送给我的,”德拉科挑了挑眉,“我想我应该不用付账吧?”

说完他抱着一大堆糖果走出了65号甜品店,留下咬牙切齿的眨眼姑娘德米扎尔。他走在对角巷,心里充满一种恶作剧成功的喜悦:

甜点师一定会见他的,下一次,也许还会客气地和他催账。


——TBC——

 ❤ 下文02戳这里


(一个见不到甜品师就搬空甜品店的幼稚拽)


一些微小的注釋:

① 福洛林·福斯科冰淇淋店 :福洛林·福斯科拥有和经营的商店,哈3出现

② 甜品们:文中所有出现的甜品一般是哈利波特中出现过的或者英国传统甜品

③ 德米尔扎·罗宾斯: 哈6出现的格兰芬多追求手女孩 鉴于哈6拽主要忙于刺杀行动估计她和拽也不怎么认识 而且设定时间为战后 拽和上学时可能会不一样 所以她和拽都没有互相认出来……

和小天使的聊天(我写跑题了……)

评论(34)
热度(360)

© 費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