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i 我耐你 ”

【德哈】《你是心上一点甜02》 You are the sweetheart

Notes:

① 送给 @🐻小雲睡衣限時搶購 小天使的跑题点梗 

② OOC没逻辑非常严重 剧情发展缓慢而毫无道理 

❤ 前文01请戳这里


////.

德米扎尔对那位“即将成为忠实顾客”的新顾客的怒火整整维持了一周——整整一周!整整一周她都在抱怨这个拿客气当认真的任性顾客。直到这个周五,她的怒火被一封突如其来的信浇灭了。那封信是这样写的:

“尊敬的甜品师先生和美丽的售货员女士:

我为上次任性无礼的玩笑感到十二分的抱歉,特地写信来表达我的愧疚,随信附上应付的甜品费用。我将在下周拜访您们的商店,希望那时候我们的甜品师先生已经休假结束。

您忠诚的 一位顾客

另:希望接下来的花束能为德米扎尔小姐带来些许快乐。我将不胜感激。”

“什么花束?他在说什么?”德米扎尔不明就里地把信递给哈利。

“不知道,”哈利摆弄着信封,用魔杖戳了戳它:“也许是……”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信纸就自动卷了起来,随着一阵耀眼的火光和噼里啪啦的炸裂声,一束洁白的百合花出现在了他们眼前,带着碧绿的叶子和摇摇欲坠的露珠。德米扎尔的眼睛瞪大了,她把前几天对那位顾客的怨气全抛在了脑后:

“他真是太可爱了!”德米扎尔接过百合说,“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可爱的礼物!”

“我奉劝你不要这么早下定论。”哈利歪着头打量着这束花,“如果他可以因为没有见到我而发小孩子脾气的话,就算他送一百束花,也改变不了他是个任性妄为的自大狂的本质。”

“你太恶毒了,老板。”德米扎尔抗议。

“我只是就事论事,这样的自大狂——”哈利顿了顿,转身走向了厨房,把剩下的话自言自语地轻声补充完整:“我还是生平第二次见到呢。”

他从口袋里拽出一张菜谱走到料理台前。在他把面粉和黄油搅拌到一起时,他仍然在思考那位喜怒无常的客人到底是何方神圣。他的思绪有一瞬间飘到了某个人身上,随后他确定地摇了摇头。




////.

在哈利·波特收到那位神(任)秘(性)顾客的第五封便笺时,他和德米扎尔一样屈服在了这位顾客的热忱攻势之下。与此同时,他对这位顾客的好奇心更加强烈。每次收到这位顾客的留言,他都会发现心中一种隐秘的期盼和雀跃,像蠢蠢欲动要爆炸的费力拨烟花。

在这位顾客的第五封便笺中,他热情洋溢地赞美了哈利新做出的奶酪提子酥。

“在奶酪的柔滑细腻中突然蹦出的属于提子干的一缕甘甜,就像一只圆润优美的华尔兹之后突然响起了热情奔放的探戈舞曲。您的甜点就像音乐一样动人……”

更让哈利欣喜的是,这位顾客似乎放弃了见他一面不可的念头,开始慢慢发现了纸笔交流的好处。每次当他拜访过65号后,总会留下一条便笺来表达对上次购买的甜品的喜爱。当然,有时也会提出一些意见:比如蛋黄酥中的咸酪可以稍微减轻分量,而甘草棒中应该佐以一点点香草来提升味感的丰富性。这些建议微小而实在,总是让哈利眼前一亮。

——还有什么事能比好厨师遇到好食客更让人欣喜的呢?除非算上一个好情人遇到另一个好情人的时候。


哈利一般不会直接回复这些便笺,而会按照便笺上的小建议改进自己的甜品,并嘱咐德米扎尔在那位顾客下一次来的时候交给他。他从来没有问过德米扎尔这位顾客长什么样。在他心里,早已经为这位顾客勾勒出了一个充实的形象——嗜甜如命、胖墩墩、带着一副宽边的老花眼镜的一位老人,在美食方面颇有造诣,待人热忱,脾气任性。每一条便笺都为这个形象上多添两笔,现在,这位顾客已经在哈利脑海中活过来了,变成了一个实实在在的虚拟朋友。这个朋友不因他是救世之星而对他盲目崇拜,也不涉足他的其他生活,他们在甜品的世界里相见。他需要哈利,正如同哈利也需要他一样——从未有过的被需要感让哈利觉得心里美滋滋、甜蜜蜜的,就像含着一大口滋滋蜂蜜糖。


在今天的便笺末尾,这位顾客提到了酒:

“我是个嗜酒如命的酒鬼,一点点的酒香都会让我沉醉不已。虽然很难为情,但我还是要告诉您这一点——出于自私的目的。我多么希望您的甜品中能有酒的出现!酒心巧克力,朗姆酒冰激凌,威士忌蛋糕,加过酒的提拉米苏……酒不但能让甜品的口感更迷人,还会在香气上带来意想不到的创意!为什么不试试看呢?”

哈利把便笺再次从头读了一遍,然后将它认认真真地折好放进了一只小抽屉。他挠了挠乱发,摘掉眼镜,两只手轻轻揉着眼皮,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


////.

“甜品师先生:你好……”

德拉科喝了一口杯里的酒,笔尖儿停在信纸上空。他把寥寥几个字翻来覆去审视了几次,又喝了一口酒,在上面飞快地加了几句。然后他折起了信纸,抬头看向窗外65号甜品店的后门。一如既往的,灰色的砖墙里一口锈迹斑斑的老铁门,呆滞地回望向德拉科。

德拉科不愿意承认这一点——但他对那位甜品师的渴望程度已经远远超过了一个正常甜食爱好者的范围。如果一个人可以因为外貌、谈吐、思想而对另一个人产生好感的话,那么味觉也应该成为好感的重要诱因。

那位甜品师无疑拥有着最独特的一种味觉体验:他用面粉、香料和黄油征服了德拉科舌粘膜上每个味感细胞,在交错的神经树突之间创造了他所独有的、引发德拉科愉悦的神经递质。


德拉科暗暗地微笑,每次想到这位未曾谋面的甜点师,他心里就会充满一种近似恋爱的快乐:在他的幻想之中,这位甜点师拥有碧海一般湛蓝透亮的眼睛,在他注视着一块块酥软的芝士时,这双眼睛会微微眯起,睫毛垂成两弯月牙。他应当拥有一双结实、修长的手,那双手可以在糖果之间来回穿梭,永远都是热乎乎、香喷喷的。如果,如果他能握一握那双手该多好啊——那双手会在他酗酒的时候固执地夺走酒杯,会在他头昏目眩时喂给他一把软软的糖,甚至再来一个比糖更甜的吻。

德拉科感觉脸上烧起来了。他啜饮了一口杯中的威士忌,又抬头看向了窗外。

窗外——今天还有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德拉科感觉喉间的威士忌变成了火焰,烧得锃热——好像是一眨眼的功夫,哈利·波特突兀地出现在了灰色街巷间——从天而落的一场灾难啊,德拉科在心底哀嚎。他隔着玻璃打量波特,那家伙没带傻乎乎的蠢眼镜,顶着一顶傻到家的巨大礼帽,衣领翻到了鼻梁,整个人像被包在了一团迷雾之中。

他要干什么?德拉科盯着那个人影,引来万众瞩目好挤塌对角巷吗?

波特径直走向了这家小酒馆,德拉科感觉喉咙里的火更烫了。哈利·波特将会用粉丝见面会席卷这个地方,毁掉他一下午的清净。


德拉科又喝了一口酒,感觉心脏像脱缰一样慌乱地跳。他把它摁回肚子里去,它又自己跳出来,颤抖着嗡嗡作响。与此同时,他的视线也开始模糊。他知道这一切意味着什么——绝对不是波特引发的粉丝病,是他的血糖在酒精的摧残下又一次罢工了。德拉科放下酒杯,抓出衣服口袋里的一盒Bon Bons倒进嘴里。他嚼着糖果,目光阴恻恻地随着波特移动。

出乎德拉科意料,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度。大家完全忽略了哈利·波特的出现,好像哈利·波特生来就搭配酒馆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呢?德拉科想,难道救世之星已经不再流行了吗?难道闪电伤疤和绿眼睛不再是吉祥物了吗?他觉得心跳安稳了一些。很好,只要波特不干扰到他的清净,他才不会理会黄金男孩的社会地位下降的多快呢。

可很快他安稳不起来了——哈利·波特坐到了他旁边的座位上,手里举着一杯傻乎乎的白兰地。德拉科下意识地想扭脸躲开,却发现波特冲他露出了一个不确定的、抱歉的笑容。

德拉科愣住了。


在波特小心翼翼喝下三口白兰地后,德拉科基本确定了两个事实:一,没有眼镜的波特根本认不出他是德拉科·马尔福;二,波特是个不折不扣的喝酒垃圾——他把鼻子像狗一样伸进杯子里闻来闻去,滚动的喉结出卖了他像吞药片一样吞酒的恶劣行径。在整个观察过程中德拉科故意忽略了另一件事实:他的眼睛简直没法从波特身上离开。

“嘿,”他的手凑近波特,脸却向后,哑着声音问:“第一次喝白兰地?”

波特两眼茫茫然地看向他,在眯了眯眼后挤出了一个笑:“啊……是啊。”

德拉科尝试着不去看那双毫无遮掩的绿眼睛,“试着别咽下去,”他说,“试试。”

波特再一次露出了一个不确定的、抱歉的笑容:“呃……好吧,”他转向酒杯,喝了一大口,腮帮子鼓成一个球。

德拉科看着差点儿气笑了。“有人和你抢酒喝吗?”

“啊……”波特放下酒杯,手局促地绞来绞去。“我……我只是试试……”

德拉科噗嗤一声笑出了声,波特在一瞬的羞赧后突然再次眯起了眼睛。

“马尔福?”波特问,虽然听起来更像个陈述句。

德拉科后悔得简直想扇自己一耳光,他不该笑出声来的。在波特把那张大脸凑过来看清楚他的身份前,他逃也似的扔下了手中的酒杯夺门而出。



////.

德拉科接过德米扎尔递来的白兰地巧克力,嘴不由自主地咧开了。

他撕开一圈儿金箔纸,十分不舍地咬了小小一口,看到浓稠的酒心漫漫地淌出来,淌到他心上也是醉醺醺的。白兰地带着馥郁的水果香味,钻进他的鼻子里,让他觉得脑袋晕乎乎,眼前也是白白一片,只留下一块巧克力清晰地存在着。他微笑着对德米扎尔说:

“这块巧克力……”

就在这时,强烈的眩晕感席卷了他。德拉科感觉大脑嗡嗡作响,他攥紧柜台,但是毫无用处。

“砰”的一声,巧克力、德拉科和柜台上的一瓶鲜花同时掉在了地板上。碎瓷片砸上德拉科的脸,划开一道长长的伤口。

德米扎尔愣了一秒钟,随后她朝厨房大喊:“哈利!哈利!快过来!便笺先生晕倒了!”


等哈利看清楚地板上躺着的是谁时,他张大了嘴巴:

“德米扎尔,这,这就是,那位顾客?”

德米扎尔挥舞着魔杖为德拉科止血:“是的!他刚刚还在吃白兰地巧克力,结果突然就……”

“这他妈是德拉科·马尔福!”哈利大叫起来,“你竟然没有认出来!”

“他是……马尔福?”德米扎尔捂住了嘴,“马尔福?斯莱特林的那个?”

“不,格兰芬多的那个。”哈利没好气地说,心中复杂难明。他早该想到的——事实上他确实想到过,但是他竟然一点儿没有疑心,看在梅林份上,“德米扎尔,你到底是怎么才能认不出他来的?!”

“我确实没怎么见过他嘛,”德米扎尔委屈地说,“更何况他那么和善、热情,谁能想到他是马尔福呢!你不是一直念叨着他,说他又自私又讨厌又刻薄吗?”

“那我也说过,他有金色的头发和灰色的眼睛!你为什么没有注意呢?”

“你说的明明是死鱼肚脸色和金鱼眼!”

哈利说不出话来,板着脸把德拉科拖到了店内的沙发上。德拉科看起来脸白的像鬼,哈利试着摸了摸他的手,手心还有点温度,手指纯粹是冰凉的。他绞尽脑汁想着医疗咒语:

“快快复苏!”

毫无用处。哈利叹了口气,把德拉科往沙发里又推了推,“去叫治疗师来,德米扎尔。”

“等等,”德米扎尔说,“你看这个。”

地上飘落着一沓纸,一定是德拉科跌倒时从他口袋里溜出来的。哈利接过去,他看看纸,又看看德拉科,再次叹了口气。“德米扎尔,去倒杯蜂蜜水来,要热热的。”


德拉科醒过来时德米扎尔正坐在他身边,他眨了眨眼,感觉嘴里发甜,又发苦。他花了一会儿功夫才想起刚刚发生了什么。“啊……”德拉科揉了揉眼睛,“抱歉,吓到您了。我是低血糖。”

“您不该吃含酒精的巧克力的。”德米扎尔埋怨地说。

“甜点师先生的新品太好吃了,我没法拒绝美味的诱惑。”他从沙发上直起身子来,“多谢您。”

“是甜点师把你放到沙发上的。”

“是吗?”德拉科感觉心脏开始一点点复苏,“我可以当面感谢他吗?”

“希望您有所准备,不要再次晕倒了。”德米扎尔认真地说。

“这是什么意思?”

德米扎尔递给他一大块巧克力蛙和一杯蜂蜜水:“请先吃掉这些,马尔福先生,甜点师在后院等着您。”

“谢谢……等等,”德拉科不可置信地盯住德米扎尔:“你认识我?”

德米扎尔同情似的看了他一眼,指了指后门:“甜点师在那扇门后。”



////.

他要见到他了。德拉科站在这扇黑色的小门前想。他会有蓝色的眼睛吗?还有温暖的手?那双刚刚把他从地板上抱到沙发上的手。德拉科拼命回忆晕倒前那点模糊的场景,仿佛真的看到了甜品师先生弯腰搂过他的肩膀和腿弯的样子。他感觉嘴唇有点发麻,手搭上了门把。

他会喜欢甜品师先生的,不管他有黑色的蓝色的还是棕色的眼睛,不管他是年老还是年轻,他一定会喜欢他的。德拉科轻轻叹了一口气。他的脑子总是紧绷绷、浑浑噩噩的,像一只弓。只有甜品师先生的存在让他感觉全身都放松下来,像循着气味回到了小时候。他喜欢他,他的舌头先于他的理智喜欢上了他。

门哒的一声开了。

一双绿色的眼睛抬起来,和他脸上的微笑撞在了一起。


“我简直不敢相信,你这个卑鄙的骗子!”

哈利对这样的诘难露出了一个近乎嘲讽的笑容:“我欺骗过你什么?便笺先生?”

“哦!这还用说吗!”德拉科恶狠狠地说,“你一定早就知道我是谁了,你躲在厨房里,躲在柜台后洋洋得意地看我像个傻子一样给你写留言,对你的点心赞不绝口,就是为了享受这点可怜的优越感!”

“我可从没求你写过留言!是你自己一封信一封信寄过来的!”

“那你一定很骄傲吧?波特?看我像个傻子一样给你写信表达爱慕……”

哈利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说什么?表达什么?”

“爱——慕——!”德拉科大声嚷嚷,“当然,我一点儿都不爱慕你——疤头波特,我爱慕那个甜点师,我以为他会是一个十足的天才,一个有礼貌的绅士,一个体贴的人——不是你,不是你这个喜欢享受虚荣的疤头!”

“你真的不是在夸奖我吗?”哈利困惑地眨了眨眼。

该死的,绿眼睛眨起来像是闪闪发光的绿宝石,德拉科拼命把目光挪开。

“当然不是!我恨你!”

哈利看起来更困惑了。他们互相沉默了一会儿,德拉科开始感觉脑袋再次嗡嗡作响,他把手伸进口袋里——该死,bon bons没有了,他深呼吸一口气,好像从空气里能攫取一点儿糖分似的。

“要这个吗?”

哈利朝他递过去一条坚果牛轧糖。

德拉科瞪了一会儿那条糖,试图要用目光把它烤焦,然后他气鼓鼓地接了过去。

在他拆开包装的当儿,哈利艰难地开了口:

“马尔福,呃,马尔福先生,我想问您一件事儿……”

“哼。”德拉科从鼻子里出了一声气儿。哈利吃不准这是答应还是不答应,犹豫再三他开了口:

“你……喜欢我?”

德拉科呛住了,牛轧糖里的大粒美国杏仁卡在喉咙里,引发了一串儿剧烈的咳嗽。哈利看了他两三眼,终于过来使劲拍打他的后背。

“放开,破特!”

德拉科躲开哈利,背朝他站在65号后院的门口,好不让哈利看到他脸上两团可疑的红晕:“我当然不喜欢你。破特。我恨你,我以为你九年前就已经知道了,没想到你这么愚钝。”

“我知道,我的意思是,”哈利绞着手,“作为甜点师的我,你喜欢甜品师先生,是不是?”



////.

一个人可以同时喜欢两个人吗?不,不是两个人,两个形象——他们交织在同一个人的身上。德拉科从床上翻起来,扳着膝盖对着窗户想。“你喜欢甜品师先生”,波特说。没错,他喜欢甜品师先生。对甜品师先生的好感来的猝不及防又毫无理由,像一个无知小儿汹涌荡漾的初恋。

——不,不是毫无理由,甜品师先生的甜点让他找到了一种陌生的熟悉感——正是这种熟悉感征服了他。

那种感觉,像是走在陌生的城市里,却发现一切都和梦中重叠;遇到一个陌生人,却发现那个人的面容弧度在潜意识里描摹过多次。那种熟悉感无与伦比,像是榫头找到了恰当的榫眼,钥匙找到了合适的挂锁,一旦严丝合缝,就掰都掰不开。那种熟悉感可以代替一切,包括爱情。又或者说,爱情本身就是在制造这种熟悉感。

现在他仿佛明白那点熟悉感是从哪里来的了。他和波特之间的熟悉感。波特换了一层皮,躲在柜台后,把那熟悉感做成甜点又递到了他面前。都是波特的错。是他的圈套。德拉科愤恨地想。他看着月光落进来,惨白惨白,一如他的脸色。

哈利·波特,他念了一遍这个名字,他以为在他的青春期结束之后他再也不用念叨这个名字了,结果这个名字又一次粉墨登场。


他需要酒。有个声音对他说。他需要酒。

德拉科爬下床,从衣柜里拿出一瓶伏特加。伏特加是酒鬼的酒。它没有那么多复杂的口感,完完全全的纯粹的酒精味道。但是现在他需要它。他不要那些低回的香味和酒冽,他只需要酒精来麻痹一会自己。

他就着酒瓶喝了一口,感觉喉头热热的,顺带着心里也开始发热。波特的面容就在这个时候浮现出来,从伏特加的酒瓶里。先是一头乱发,然后是一张过于柔和的嘴唇,一只不高不低的鼻子,鼻翼翕动。最后是两只眼睛,晶晶亮亮,在酒精中澈然仿佛宝钻。

“你喜欢我,德拉科。”

酒瓶里的波特说。

“不!”德拉科大吼,“我喜欢蓝色的眼睛,棕色的卷发,我不喜欢你!”

“你喜欢我,德拉科。”

“我不喜欢!”他又喝了一大口酒,然而酒瓶波特还在固执地存在着,“我只是喜欢那个甜品师而已!无论那个甜品师是谁我都会喜欢他的!只不过恰好是你而已!”

“谁说这不是注定的呢?”酒瓶波特舔了舔嘴唇,“那个甜品师注定是我,所以你才秘密地爱慕他。”

他要疯了,该死的波特拜托别舔嘴唇了。那两片嘴唇看起来那么柔软,那么粉红,像士多啤梨的糖霜,让他忍不住想贴上去。德拉科吞咽着口水和酒液,感觉视野开始变得模糊。这是一阵哗啦啦的声音闯进了他的房间。

“什么东西?”他冲那个黑影喊道,随即他意识到了那是一只猫头鹰。他嘟嘟哝哝的放下酒瓶走到窗台边,从猫头鹰的嘴里取下一张小小的纸条:


我喜欢你(划掉)

不,我需要你。(仍被划掉)

啊……对不起我不该写这张纸条的。

其实我很喜欢你。(划掉)

有些事想告诉你。可否一见?

德拉科的呼吸变得急促了。他把纸条猛地合住,不敢再看。过了一会,他又慢慢地,慢慢地把纸条展开。他每看一个字,就看向别处一会儿,好像一口气看下去会要了他的命似的。等他终于把这张五行字的便条读懂、读完之后,月色已经暗淡了,东边的天空泛出了隐隐的红色。


////.

恕我不能和你见面。我昨天失眠,喝掉了整整三瓶伏特加,现在仍然头痛,不能出门。

有什么要说的请写信,我一点儿都不想见到你那张蠢脸。

哈利收到德拉科的字条时一点儿都不吃惊。这才是德拉科式的作风:刻薄、冷漠、不留情面。之前那个喜欢在便笺里洋洋洒洒夸赞甜品的德拉科简直像是虚构出来的。哈利重新又读了一遍字条:

……喝掉了整整三瓶伏特加……

他不是低血糖吗?他不应该喝酒的,哈利皱着眉想。

……现在仍然头痛……

他又昏倒过去了吗?哈利忐忑着。既然都不能出门,那他的状态一定很糟糕。为什么会喝掉三瓶伏特加呢?是因为失眠吗?

……那么,为什么会失眠呢?

是因为自己吗?

这个想法迅速地击中了哈利,让他的脸腾地烧红了起来。

他从烤箱里拿出新烤出来的葡萄干布丁,又从冰箱里拿出一大盒薄脆果汁糖。他把这些东西包好,附上了一张字条,招手叫来了猫头鹰邮局那只褐色的长耳猫头鹰。


如果低血糖,就不要喝酒(划掉)为了身体健康就不要喝太多酒了

这里是葡萄干布丁和薄脆果汁糖,葡萄干布丁配一杯奶茶会让你的头痛好点的。

如果因为低血糖头晕,可以吃一点糖。我一直在甜品店,等你好一点再见。


////.

德拉科收到来自波特字条的时候嘴角露出了一个奸计得逞的笑容。他当然没有喝掉三瓶伏特加——只有大半瓶而已。否则他也许就不只是低血糖了,而会直接猝死。他把葡萄干布丁从盒子里端出来,布丁仍然很松软,带着新鲜的香气。这些香气不真实地把那个甜点师先生和波特的形象连缀在一起,充满了意外的协调感。


德拉科窝在扶手椅里,手边放了一杯奶茶。他把波特的两封字条和之前甜点师的回信整整齐齐地摆在一起放在眼前。他需要搞清楚——他要搞清楚这一切,从字里行间,逐字逐句寻找波特真正的意图。波特那句划掉的“很喜欢你”是什么意思?波特从什么时候喜欢他的?波特是喜欢他,还是喜欢那个对他的甜点赞不绝口的顾客?波特为什么会喜欢他?他胆小、自私、软弱,他和波特在上学的时候互相看不顺眼。波特没有理由喜欢他,波特不可能喜欢他。德拉科看着那张因为被翻开又折好无数次而边缘毛乎乎的字条,产生了一种近似惶惑的不安全感。


正如他知道的,波特没有理由喜欢他。那么波特喜欢的,就是那个对他的才华和甜品赞不绝口的便笺顾客。波特会喜欢他这样的顾客,也会喜欢别的顾客。波特会发现自己还是和以前一样讨厌他,然后把这一切当做一场闹剧。然后他会继续工作,生活,遇到越来越多喜欢他的顾客——有女人,有男人,有年老的,有年轻的,有比德拉科善良的,有比德拉科美貌的,有比德拉科勇敢的,有比德拉科真诚的——

德拉科觉得心口一阵绞痛。像有人拿了一颗针扎了进去,在狠狠地戳刺着他的心。痛苦让他的脑子开始清醒,他开始意识到一个更加严重、亟待考虑的问题:

他喜欢波特吗?


他不知道,真的,他不知道。但是内心深处有个小小的声音在逼迫他、警告他抓住这个机会。他需要试一试,他总得试一试,哪怕是一场狗血的闹剧呢?和救世之星谈恋爱——哪怕是开玩笑的恋爱——听起来是一个相当不错的选择。

于是他找到羽毛笔,往嘴里塞了一颗薄脆果汁糖。开始写一封短信:


波特:

种种事实证明,你似乎对我有一种别样的好感——虽然我并无这种感觉。但是,我对那位可爱的甜品师先生仍抱有极大的兴趣。既然那位甜品师不巧正好是你,也许我可以考虑重新接受和你友好、平静地相处。也许我们可以有一些新的发展。


如果你还没有懂我的意思的话,那我再说一遍:我的意思是,我们交往吧。

(请注意!!!!!只是试着交往的那种交往)

(但如果你十分渴切当我男朋友,也许你可以暂时享受这点殊荣)


德拉科·马尔福(划掉)

你的男友 德拉科·马尔福


————TBC————

❤ 前文01戳这里


一点微小的废话:

 这篇可以说是没逻辑又缓慢的OOC代表了,我之前写的一直超级不顺,一直吭哧吭哧憋到少爷最后那条傲娇的短信才仿佛找回了手感。我不管我就喜欢少爷傲娇的小心思我要让他们别别扭扭再谈一发恋爱!这章简直就是在刷剧情啊哭泣希望大家不要嫌弃!

 (*╯3╰)mua!

又:我可以说是非常喜欢说“如果你还没懂,我的意思是,我们交往吧”的少爷了


评论(18)
热度(332)

© 費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