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i 我耐你 ”

【认真谈】今天我想告诉你,关于被性骚扰

Notes:

这是我很认真在讲的和同人无关的一件事
随意转载  标明出处

-0-

今天我想说一段我的真实经历,简单地来说:那就是我受到了语言性骚扰。从各个意义上来说确有其事的语言性|骚扰。而至今,我仍然没有找出这个人是谁。而这场语言性骚扰的发生载体,是QQ的“悄悄话”功能。

这场语言性|骚扰起始于2016年下半年。有一天我在手机QQ上收到了一封“悄悄话”(由于那时我没有截图,一切凭借记忆复述)。这封悄悄话的开头非常像一位许久不见的老同学在问候,他(应该不会是“她”)首先问我最近过的怎么样”。

于是我很自然的回复说还行,并且思考了一会是不是哪个之前有过矛盾的同学不好意思直接和我聊天。之后他又发了一条悄悄话:

“其实我喜欢过你。”

于是我又把目标人物的范围缩小了一些。在手机这端尴尬了一会后,我回复了:“谢谢。”

接下来事情就变味了:

(以下内容凭借记忆复述,个别字句有所出入,但大意不变)

消息之一:“有一次在走廊里,你走在我前面,然后你弯腰捡东西,你的屁股就蹭到我那地方了,然后我就硬|了。”

消息之二:“之后我好几次想着你自|慰。”

消息之三:“你知道吗?”

当时我觉的非常恶心、丢人,于是我大概对他说了滚之类的话,然后删掉了这条悄悄话。

现在我很后悔,为什么我当时没有把那些话截图下来,作为语言性|骚扰的证据加以留存。在那之后我再也没有收到过类似的悄悄话。于是久而久之我就把这件事淡忘了。

直到几天前,我又收到了这样一条悄悄话。

这一次我仿佛确定了这个人是谁。

-1-

2016年的暑假,我突然联系到了一位初中时的男同学。三年没有联系过,于是我们聊了聊彼此的大学和现状。这位同学初中时和我关系很不错(至少我这么认为),我一直把这位同学当成一个可靠、正直的好朋友来对待。但是之后聊天话题转到了我有没有什么变化上,他非常露骨的询问:“你的胸还是那么小吗?”

当时我有一瞬间的懵逼。

然后我安慰自己:这位同学在我心目中一直是品学兼优的那种,这种话应该也只是玩笑。于是我当时回复:“我们不要谈这个话题了吧。”

之后他的回应是:“我也是开玩笑地问问嘛。”

我松了一口气。

但是紧接着他又就“胸部”这个话题强行尬聊,我非常尴尬,于是说了我还有事回见。

但当时我把这当做某种恶趣味,仍然没有把它划分到“性|骚扰”的范畴内,没有截图留证。

所以在收到上图那封悄悄话的时候,我迅速地锁定了这位同学。我回复他:“某某某(图中名字我已经打码)你真够无聊的。”

我试图通过这样阻止他继续发这些言语。

但是悄悄话的匿名回复我说我猜错了,他不是那个人。

但是语气中我能感觉到,这个匿名发送者对那个初中男同学是认识的。

这还只是个开始。

 

就在第二天,我打开手机时发现自己又收到了两封悄悄话。


很明显,第二封悄悄话是在第一封没有收到回复的情况下发的。

这到底是谁?

这是开玩笑还是恶意骚扰?

我不知道。我唯一知道的是,这个人是我好友列表当中的一个,是一个我认识的、也许还和我很熟悉的人。

不寒而栗。

这一次我留下了截图。

-2-

6月30号,网络视听节目内容审核通则出现,在通则中对于同性恋和自|慰行为有着不恰当的描述。于是我发了多条朋友圈来发表我自己的看法:同性恋是正常的性|行为,而自|慰不能和强|奸并列作为性犯罪。

然后我收到了这样一封悄悄话。我看了第一句话,我以为这次是某个关心我的朋友,怕我最近愤青过了头。

于是我回复她/他:“不愤青,很冷静地在失望。”

但是第二条消息是这样的:“你也自|慰的吗?”

这个人不但是我的QQ好友,而且在我微信里存在,他看到了我昨天在自己微信公众平台上发的一篇文章。那篇文章里我引用了wikipedia的一段定义证明自慰决不能和强奸并列作为一种性犯罪,在不涉及公共环境下的自慰在某些角度是有利于身心健康的。

我的QQ好友是同学和老家的亲戚朋友,而微信好友基本是一些平时学习工作里会联系的人。相对来说,微信好友亲密度更高一些。这说明这个人在现实生活中是某个我以为的“朋友”!

这次我是真忍不住了。这样的问题毫无疑问构成了语言性骚扰。

而接下来的几句话让我更加生气:

这能忍吗?

不能。

如果我今天仍然听之任之,那么明天他可能会接着对我进行语言骚扰,以后他可能会变本加厉对我进行人身上的性|骚扰。不是我,就是别的女生,会受到这种性骚扰的侵害。

生活中性骚扰酿成的恶果不少见,更严重的强奸等刑事犯罪也不少见。这些,在起初,有可能就是这样言语骚扰的小火苗,终于由于无人拂拦,蔓延成熊熊大火,烧向更多无辜的受害者。

我曾经发过一篇文章,叫做《每个人都可能是巫山童养媳》,今天我知道,我已经成为其中一员。

我无法脱身,我已在其中。

-3-

既然下决心要把这件事说出来、讲明白,甚至于把这个揪出来,那么首先我要搞清楚的一个定义是:性骚扰是什么?


.

这是来自wikipedia的一段定义。在百度百科中,我同样查找了性骚扰的定义及其构成的方式:



这其中我受到的骚扰,就是口头方式。并且是通过网络方式的语言骚扰。

 

其次,我要证明的是,到什么程度我就可以界定某个人的言语对我构成了性骚扰呢?

尽管我已经感觉到了心理上极大的不适,我已经认为这个人(还不能确定是不是一个人)对我进行了言语上的性骚扰,但是还有一些人会坚持认为我神经敏感开不得玩笑,认为这只是别人说着玩玩的。所以我必须找出一个依据来,来证明:

这确实是性骚扰,我没有言过其词、没有开玩笑。

于是我查找了资料:

那么性骚扰在法律上有没有进行相应的处罚规定呢?

有的。


由此可见,如果我严重一些说,这样的行为已经触犯了《民法》,已经对我造成了人格尊严上的侮辱。如果我愿意,我可以去投诉、去举报。先不管会不会有结果,理论上来说,我的权益是法律保障的,而这个人已经触犯了法律规定。

 

现在,这件事我可以定性:

我受到了语言性骚扰,这种性骚扰是通过网络手段发生的,这样的行为给我本人带来了心理上的不适,对我的人格尊严造成了侮辱,是违反《民法》和相关妇女权益保障法的恶劣行为,我有权予以举报和投诉。

-4-

我没有想到,就在刚刚我写这篇文的时候,我再次收到了一封悄悄话:

这次我回复了他。

但是这封悄悄话提醒了我一件事:

为什么会是我?

在这些语言性骚扰里,此人用极具侮辱性的词语形容我并捏造多种事实。可笑的是,此人仿佛洋洋得意为自己找到了一个进行性骚扰的借口:

因为我“骚”。

这句话熟悉吗?熟悉。当年那起轰动一时的印度强奸案中,那个罪犯说,这不怪我,好女孩都不会在晚上出门。

笑话!

难道说,别人有钱就活该被你抢劫吗?!

-5-

在性犯罪这一块中,往往受到诘难的都是受害者。在我们的教育里,女孩被教育要注意安全,夜晚不要穿太暴露的衣服,不要去酒吧,不要独自前往夜店。诚然,这些教育的目的是为了保护女孩的安全,但是为什么我们不能放更多的力度在其他方面呢?

为什么我们不去给我们的男性后代传播更深刻、广泛的性教育和法律意识?为什么要用限制女性自由的方式来换取所谓的安全?

(※ 受害者不仅仅是女性,但在我们曝光出的、了解的犯罪案件中大部分受害者是女性,故此上段只是鉴于一般对女性的性犯罪犯罪人为男性而言)

在查找资料的过程中,我还发现,我们国家在性骚扰、性犯罪的领域内,对于女性,也就是“妇女”(我很讨厌这个词语)的指向性是更多的,也就是说,可能遭受到性骚扰、性犯罪的男性、以及其他性别的人,他们的权益比女性受害者更难以保障。

除此,性骚扰和性犯罪带来的裁定和处罚一直非常的含糊,除却情节恶劣的强奸等性犯罪,在性骚扰、猥亵儿童等情节下,往往会绕过司法走调节、息事宁人的道路。尤其是往往会推到“妇联调节”的道路上。模糊的惩罚和讳莫如深的处事态度,姑息、纵容了很多不良风气。

为什么会是这样?

答案是,我们觉得“丢人”。

我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的一位朋友告诫我,说我的文章发出来,丢人的是“我”。

我和他说,丢人的怎么会是我?做错事的人是我吗?是我逼他性骚扰我的吗?

不是。

但是我的朋友的确出于好意。我知道,总有一些人会觉得是我不检点、言语不当,所以才会招惹这样的事情。在此我想在此声明:受到性骚扰,你是受害者,绝不是引罪者。

那我举例,虽然我相貌平凡、交际活动相当少,但这不意味着我不会受到性骚扰。同样,美貌、交际广泛也绝不能成为受到性骚扰的来由。

郑渊洁的某部作品里曾经说“女性其实都渴望被性骚扰”,这句话无疑是在说:女性通过受到性骚扰而觉得个人魅力得到了肯定,从而满足了虚荣心。这句话给了很多人性骚扰的借口,但今天我要郑重地说:

不是。绝对不是。

网络谣言曰“女人嘴上说不要心里却想要”,这句话是纯粹的扯淡。

是,在和恋人、朋友在一起时,不管男女,出于亲昵和玩笑,都会说一些反话来,然而这样的反话不是面对性侵犯时所说的。说者和听者,都要有这样的自觉和意思,否则就是跨过了法律的界限,造成了对他人实质上的精神损害。

-6-

另外有一些话说明:

对于这些匿名悄悄话的发送者,我已经联系腾讯客服,试图找出这个人的身份,但是至今没有收到回复。如果可能,我希望我能找到这个人,要求他的当面道歉。如果不能找出,我希望这篇文章作为给自己的、也是给那位匿名者的一个警戒;

这件事提醒我想到了很多过去的事,性侵犯和性骚扰在我们的生活中绝对不是遥远的。就在我高二那年,我就曾经困惑于一位学长的行为是否对我造成了性骚扰。当时这位学长通过言语行动上的暧昧提出交往等话题,当时由于学业等各种因素,我只是和基友加以了抱怨,并未采取什么行动。但这次的事又把这间陈年旧事勾了起来,我还是想放上来,作为另外一个提醒大家的事例。(这是我询问我基友的聊天记录)

 

我不知道你会不会读到这里,也不知道此刻的你心里在想什么。想到了北电?想到了巫山马泮艳?想到了《印度的女儿》?还是……想到了自己?

我说出来,我写出来,我为了告诉自己,也为了告诉你。

我们谁都无法幸免。我出声的原因,在于现在经受这一切的是我,下一个也许就是你。

That’s all I want to say.

评论(113)
热度(713)

© 費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