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i 我耐你 ”

【德哈】《你是心上一点甜03 完》 You are the sweetheart

Notes:

① 送给 @🐻小雲睡衣限時搶購  一篇强制结尾的OOC

② 别扭少年学谈恋爱/凑剧情的尬吵、尬和好和尬吃醋

❤ 前文01请戳这里

❤ 前文02请戳这里


////.

和德拉科·马尔福约会需要带的三样东西:糖,奶茶,加糖的奶茶。

和哈利·波特约会需要带的三样东西:耐心,耐心,以及更多的……耐心。

德拉科第三次对上哈利忧心忡忡的目光时,他终于受不了了。他抬起一只手隔在两人中间:“我是低血糖,但我不会突然死掉,好吗?拜托我们是在约会!不是紧急救生演习!”

哈利挠了挠头。“哦,好。”

德拉科松了一口气。

“那你要不要再吃颗糖?”

哈利朝德拉科无辜地伸出了手掌,手掌上躺着三颗……果汁糖。

德拉科用两只手捂住了脸,仰天长叹,感觉整个人都有点想死。

“波特,再让我吃糖我们就分手!”


约会应该干点什么呢?哈利和德拉科并肩走在对角巷里,大部分时候互相沉默。

这一切都很不对劲。德拉科想。不该是这样的。他抬手戳了戳波特的手肘:

“我们该做点儿什么,我是说,除了双人竞走比赛之外。”

波特看起来很困惑,他没戴眼镜,绿眼睛眨着看德拉科,好像那样德拉科在他眼里的视网膜成像就会清晰一点似的。德拉科艰难地从波特眼睛上挪开目光,看向右手边一家情侣茶馆,干咳了一声。

“要不我们去喝杯茶?”

他们一齐注视向那些粉红色的缎带和心形的撒花,玻璃窗内的槲寄生下有一对男女好像黏在一起了——从他们的嘴唇开始。

“算了。”他们异口同声否决了这个提议。


于是他们继续别扭着走在对角巷里,人群是某种群居深海鱼,从他们身边哗然飘过,分开两股,又在他们身后重新聚集。德拉科感觉这一切都怪极了。对角巷从没有像今天这样看起来光怪陆离过。他走在哈利·波特的身边,像走在一场飘忽的梦里,脚下轻飘飘的。

终于德拉科知道哪里不对劲了,他和哈利·波特走在一起,而他们身后竟然没有排起长长的粉丝队伍。这可真是罕见。

“为什么没人向你要签名,波特?”

“因为他们没有认出我呗。”哈利轻松地说,把手里施过保温咒的焦糖香草奶茶递到德拉科面前,“喝吗?”

德拉科太好奇人们没有认出波特的原因了——以至于他根本没有意识到波特再次开始了“补充糖分”的救援行动。

他接过奶茶:“怎么可能?你那张脸不应该揉碎了都有人哭着捧起来吗?”

“他们会把某个戴眼镜、露伤疤的黑发男人捧起来,而不是捧起我。”哈利耸肩,“这就是我不戴眼镜出门的原因。”

“这没有道理,明明一眼就可以看出来。”

——就算没有眼镜,难道人们认不出那双腌蛤蟆似的绿眼睛吗?还有眼睛上那两弯长而略微低垂的睫毛?难道那张扁平小孩似的脸、那张薄薄的弧度鲜明的嘴唇,还不足以表明这是波特吗?更何况,这样的矮个子、走路时奇妙的踏步节奏和丑到要命的背影,除了波特,还有别的衰人有吗?为什么他们会认不出波特?

“他们又不像你,你盯了我七年。”

哈利轻快地说。说完他愣住了,德拉科也愣住了。哈利开始笨拙地咬嘴唇,似乎想把刚才的话吞回去。

“谁盯着你了啊,蠢货。”

德拉科大大地喝了一口奶茶,冲哈利翻了个白眼,然后狠狠地呛住了。



////.

德拉科坐在书桌前咬羽毛笔,他的面前摊开着一张羊皮纸和一瓶墨水。

他要给波特写张字条——写张字条,因为他想这么做。可是他不知道该写点什么。羽毛笔本来是在嘴边挠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开始嘬它了,直到羽毛笔明显地下降了一截,他才发现他拿着的是波特寄来的糖羽毛笔。

操。

他把糖羽毛笔扔到一边,从抽屉里拿出一根货真价实的羽毛笔(他偷摸摸嘬了一口才确定),在墨水瓶里沾了沾,写下了字条的开头:

嘿,波特

然后德拉科开始对着这个名字发呆了。六个字母,一个姓,他念过很多年。德拉科歪着脑袋看这个怪异的单词,P像一个蠢头蠢脑的大头,er是两条小小的尾巴,他的脸突然红了。他在“波特”后加了一个小括弧,小心底写下了Ha两个字母,犹豫了一会儿,他加上了剩下的“rry”,郑重其事地画上右括号,把“Harry”紧紧地关起来。

现在这是个完整的名字了,他写下的,属于哈利·波特的名字。属于甜品师先生的名字。他突然知道接下来要写什么了。

我知道你迷恋我是件相当正常的事——我的重点是,迷恋“我”。但我还是希望你能找出一些更具体的理由来,因为我生怕你的蠢脑袋只是一时犯糊涂,被我提出的交往请求冲昏了头脑。等你在甜品店遇到更多赞美你的顾客时,你又会后悔早早把自己和我栓在一起了。

好吧,话说回来,对着我犯糊涂的话,那你也不算太糊涂。

好好想想,好吗?作为一个前任食死徒,我可不希望别人说我在胁迫黄金男孩。

又:昨天的焦糖香草奶茶很好喝。

他把字条在空中抖了抖,让墨水晾干。之后他在字条角落签上了自己的名字,把纸叠了起来。

在等待猫头鹰的过程中,德拉科再次把纸条打开,试图把自己的智商降低到波特的水准,来推断波特究竟能不能读出他的弦外之音。看了两次后,他悲观地得出结论:波特是不可能读懂的——

他嗷了一声,不情不愿地在名字前加上了一个单词。

“Yours.”

于是现在的落款成了:

“Yours,

Draco Malfoy”

梅林保佑,波特能识字。



////.

哈利在厨房忙碌的时候,一只雕鸮冲了进来。它居高临下地站在厨房的制高点,扔下了一张字条。

哈利匆匆擦了擦手,打开了那张纸。他皱着眉头把整张读完,发现雕鸮还在瞪着黄溜溜的眼睛,抬起一只脚等待着。

“我没法立即写回信,好吗?”哈利对它说,“你的别扭主人写的字条太难懂了——我得找本如尼文字典去翻译才行。”

雕鸮叫了一声,扑下来轻轻啄了哈利一口。

“他一定让你带回去点什么吗?”哈利苦恼地问。

雕鸮不满地点了点头。

“好吧……”哈利朝厨房外探出脑袋:“给我笔和纸好吗?德米扎尔?”

“上班时间回私人信件要扣工资的,老板。”德米扎尔大声回答。

“那规定是对你,不是对我——好吧,羊皮纸飞来!”

“哈利·波特!嗷!你砸中我了!”

“对不起,德米扎尔!”哈利说,“不写回信的话德拉科的猫头鹰会在甜甜圈上拉屎的——哎哟,你别啄我!羽毛笔飞来!”

“我真搞不懂,”德米扎尔在厨房外嘟哝,“你们俩个是怎么回事,从一见面就吵架变成超级笔友。甜品师先生和他的嗜糖症患者,喏,我下一次要在上班时间回我男朋友的信!”

“只此一次好吗!诶哟,这只猫头鹰又啄我啦!”


德拉科:

如果你想知道我喜欢你的原因,你大可以直接问——用不着拐弯抹角的。(划掉)

对不起,我这话可能有一些过分——呃,好吧,我并不是被你的交往请求给冲昏了头脑,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怪想法?

如果非让我说的话,“你来到甜品店”就是答案和原因。我们认识很久了,我是说,九年也算很久了,呃,对吧?在过去的日子里,我根本无法了解你,而我却奇怪地注意到了你。这两者互相矛盾,所以我不会在过去喜欢上你。

有的时候就是这样,梅林总会为你安排一个人,然后给他各种各样的契机。而你对于我的契机就是来到甜品店,让我发现了一个不一样的你。怎么说呢——如果你没有来到我的甜品店,我不会喜欢你,如果来到甜品店的是别人,我同样不会喜欢别人。

你能明白吗?

因为这一切是“你”,所以这才是原因和意义所在。

又:你的猫头鹰把我的手啄破了。

又又:我不擅长写信,我发现了这点。

哈利


又又又:店里有新做出的抹茶饼干。但要和我保证你不会给那只不听话的猫头鹰。



////.

“你的手好了吗?”

“没有。”

哈利把手举到德拉科眼前。

“只有一点肿,哪有那么严重。”

“好吧。”哈利偏过头继续向前走,越走越快,直到和德拉科拉开了二十米左右的距离。

现在他们走在霍格莫德村的一条小路上,远离商店和人群。路两旁初夏的树木投下浅绿色的阴凉,阳光是薄奶油,明晃晃地落在哈利的头发上、肩膀上。风吹过,把哈利身上甜的味道拂过来。


“嘿。”

德拉科从背后拽住哈利的衣角。

“我没有把抹茶饼干给它,真的。”

哈利转过头来,冲德拉科做了一个“所以呢”的奇怪表情。

德拉科不自然地干咳了一声。

“手真的很痛吗?”

“差不多……还好……哇!”

哈利张大了嘴,成了一个圆圆的O形。

德拉科把他被雕鸮啄破的那只手捧起来了,他感觉德拉科的手像某种凉而顺滑的丝绸包裹着他,那一点肿和痛突然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德拉科对着太阳观察他的手指,然后轻轻地拈住了它。

“如果按照俗气的剧本,我应该亲一下什么的。”

“亲什么?”

哈利突然觉得夏天的阳光太刺眼了——照在德拉科的金发上,反射出炫目的光芒。

“它。”

“它?”

“你。”

“我?


德拉科凑得更近了。

“我们是在交往,波特。”

“是。”

“我们约会不能一直……竞走。”

“对。”

“来点有意义的事?”

哈利和德拉科同时看向了对方的眼睛,在目光相对的一瞬,他们都成了溺水者。

灰蓝和翠绿。海和湖。暴风雨和幽林涧。德拉科和哈利。


“你先来。”

“没事还是你先来。”

“我没经验。”德拉科咳嗽了一声,声音古怪地说。

哈利的脸突然红了。

“我经验也不多。”

“经验不多?”德拉科的眼睛危险地眯起来。“经验不多……还是有经验,对不对?”

“别像个小气鬼似的。”

“注意你的言辞,先生。”德拉科轻轻踢了踢哈利的小腿,让哈利向后倒去,于是他们团在了一起,滚到了地上,双手和双腿纠缠在一起,以近似斗殴的方式。

“波特,你刚刚说我像什么?”

“小气鬼。”

德拉科凶狠地瞪着他,结果自己先撑不住笑了。于是他们叽叽咕咕都笑起来。

笑完一阵后,德拉科撑在哈利上方,他的表情看起来非常严肃。

“开始?”

“好。”

德拉科和哈利的表情都严肃起来,德拉科慢慢地俯身,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呼吸和呼吸开始互相影响,从微弱的气流变成了两场飓风。德拉科的鼻尖蹭上了哈利的,他慢慢地偏头。

“闭上眼睛。”

然后他们都陷入了明亮的黑暗中。阳光晒到眼皮上,视野里是近似金红色的空白。心跳成了擂鼓,轰轰火山,拱起的地壳。世界变得喧嚣,又宁静。在所有浮动着的不清晰的幻象中,岩浆开始熔化,奔腾在巨大的峡谷河道之中,烧毁了所有的清醒和理智。

嘴唇和嘴唇相碰了。



////.

他们不确定接下来该做什么,但是嘴唇和嘴唇紧紧贴在一起的感觉已经美妙得不可思议,仿佛他们嘴唇的每一个凹陷和凸起,每一条细小的纹路都是为了契合另一张嘴唇而产生的。他们的手环绕到彼此的颈后,温柔却坚定地把对方向自己更靠近。呼出的气体在唇上呵成细密的水珠,让吻变得更加温润。

德拉科不太确定地微微张开嘴唇,含住了一点点哈利的上唇。

于是哈利有样学样,含住了德拉科的一点下唇。

他们模糊地探索着,进一步,又退一步。没有视觉,就用身体,呼吸,心跳感知对方微妙的反应。什么要深入,什么要退让,嘴唇和舌尖的安排在哪种节奏上进行,牙齿釉面像天鹅绒一样的起伏该如何品尝,呼吸要怎么镇定,心跳要怎么汹涌——他们一一探索着。两双睫毛颤动的时候,像四只蝴蝶翩翩起舞。

他们结束了这个比宗教仪式更虔诚小心的吻。


哈利首先张开了眼睛,德拉科紧接着也张开了眼睛。阳光来的突然,灼的他们眼睛都在痛。

他们相互注视了一会儿,然后突然都笑了。

哈利推了德拉科一把,德拉科就掐了他一下作为回应。哈利用腿圈住德拉科的膝盖,掬着他翻一个身,德拉科再不服地扯住哈利的胳膊往外拽。他们在草地上打滚,像小时候一样打架——虽然这次更像一场摔跤游戏。终于在拽胳膊扯腿十几次后,他们都开始喘气。哈利看到,德拉科一向苍白的脸泛起了红。

那红让德拉科的脸变得更生动了,哈利近乎着迷地注视着那片从白皙皮肤里渗出的,山桃花一样的粉红,那颜色从脸颊开始减淡,在鼻梁两端消失。鼻梁上的汗珠是一幅水晶,美貌就凝结在德拉科脸上每一个微弱的细节里。每一寸都不多不少,好看的让人心痛。

德拉科发现了哈利着迷的目光。

“嘿,波特。”

“嘘。”哈利竖起一根手指,然后敏捷地朝德拉科扑过去,这次他直接咬住了德拉科的嘴唇——这个吻不再是一场宗教仪式,而是一只欢快的华尔兹,一次放肆的海边露营,一场疾风暴雨,一点星火燎原。



////. 

第三次约会的邀约是哈利发出的。德拉科在睡前收到了这封邀约,哈利约他去迪安森林打魁地奇。

……这周末我们来一次只有找球手的魁地奇吧……前提是,你要保证这几天按时吃饭,不喝酒,每天补充该补充的糖分……我可不想让你在扫帚上晕倒掉下来……我才不会去抱你回家。

迪安森林有些偏远,我们骑扫帚去……天气会有些冷,我不想让别人认出我,你知道的,所以我会用复方汤剂去找你。如果你愿意,请尽快回信。


哈利

又是……荒郊野外。

德拉科皱着眉头看哈利的信。

“我不想让别人认出我”,这家伙是不想被认出来还是不想被认出和他在一起来?德拉科劝说自己不要斤斤计较,像个小心眼儿的姑娘,但是他失败了——“哈利”,落款是哈利,难道波特这个蠢货没有发现上封信他好不容易克服羞耻心写下的“Love you,Draco”吗?难道他没有发现他上上封信写的“Yours sincerely,Draco”吗?难道他没有发现他上上上封信……

德拉科,打住。

他告诫自己。德拉科咬了一口随邀约寄过来的芒果千层塔,开始给哈利回信。

波特:(上封信他改口叫了Harry,但是现在他犹豫再三还是写了波特)

谢谢你的邀约。一场只有找球手的魁地奇听起来还算不错。但是为什么要在迪安森林呢?为什么不在伦敦郊区的魁地奇球场,或者来马尔福庄园的球场呢?为了打球配置复方汤剂,你不嫌麻烦吗?而且我很怀疑你是否能正确配置出来,如果你长了一脸龙疥疮或者脓包,我才不会去照顾你。

除非你不想让别人看到我们在一起,如果是这样的话,迪安森林也无所谓。

马尔福

德拉科


寄出信后德拉科像耗子一样溜向了酒柜。其实他没必要这样做——波特不会在他房间里安监视器什么的,但他在拿出威士忌瓶的时候还是感觉到做贼心虚。你没什么好怕的,他对自己说。波特管不着你的事儿。

他的威士忌快喝到底的时候波特的回信到了。他尽量让猫头鹰落稳当才去取信,以免显得自己特别焦急。

波特的回信很短:

你想多了,德拉科。

为什么不在落款写别的话了?

晚安。

Yours,

Harry

德拉科放下酒瓶,把头埋进被子里来藏一个笑容。然后他探出脑袋咬了一口芒果千层塔,飞速地在哈利字条的背面写下几行字,把字条叠好塞给了猫头鹰。

晚安,明天甜品店见。

Love you,

Draco



////.

从没有一个人告诉过德拉科,谈恋爱是这么耗费脑力的一门功课。

迪安森林之旅的前半部分几乎称得上是无与伦比。他和波特打了三局魁地奇,每场都非常激烈。最后波特二比一赢过了他——他在德拉科耳朵旁边抓到了金色飞贼,引得德拉科哀叹连连。

然后他们在森林里点起篝火,打了两只野兔子来烤着吃。当波特从口袋里掏出一打调料罐和酱料时德拉科眼都直了。

“你把厨房装进口袋里了,是不是?”

哈利熟练地用刀子割下一块兔肉,撒上盐和佐料,递到德拉科手边。

“七年级逃亡的时候,烤兔肉就是我的生命之光。”哈利说,“但我的生命之光总被赫敏的糟糕手艺扑灭。”

“所以你学会了做饭?”

哈利不置可否,往德拉科嘴里塞了一大块肉,噎住了德拉科的问题。

波特的手艺相当不错——好吧,是非常不错。德拉科嚼着兔肉想。

哈利看着德拉科起劲大嚼的样子显得很欣慰,绿眼睛闪闪的,落在德拉科身边的光轮2001上。

“嘿,波特。”

“干嘛?”

“你为什么会当甜点师?我是说,你看起来和甜点一点都不搭界。”

哈利没回答,他的样子看起来古怪极了,他看了一眼德拉科,然后目光一躲。

“就……那样呗,”哈利挠挠头——这是个不好的预兆。“你知道的,就业情况很低迷。”

“低迷不到救世之星头上。”

“说不定呢。”波特底气不足地说。

德拉科闭紧了嘴。


吃过饭他们一起在草地上躺了一会儿。当哈利转过脸吻德拉科的时候德拉科避开了哈利的嘴唇。

“嘿!”

“我还没有刷牙。”德拉科干巴巴地说。“你只能吃到兔子味儿的吻。”

“我受得了。”

“我受不了。”

哈利把脸扭了过去,连带着往旁边挪了挪。德拉科用余光判断着他们之间的距离。在这个距离超过三十厘米的时候他拽住了哈利的衣摆。

“干嘛?”

“拽你。”

“拽我干嘛?”

德拉科偏过头狠狠地瞪了哈利一眼——准确的说,这个眼神在抛出去的时候还是恶狠狠的,但是落到哈利身上时突然变得患得患失和小心翼翼。

“你想不想尝尝兔子的味道?波特?”

“不是很想。”

“可是我挺想尝的。”德拉科侧过身子探过去,轻轻地贴上了哈利的耳朵、脖颈和嘴唇。

兔子是咸的,波特是甜的,太阳是影影绰绰的,草地是冰冰凉凉的,德拉科是黏的,吻是点到为止的。

那么甜点师先生是什么样的呢?

德拉科想。

波特为什么会变成甜品师先生呢?这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

德米扎尔抱着一本爱情小说哭的时候德拉科不合时宜地走进了65号甜品店。

“你怎么了……姑娘?”

德米扎尔使劲揉了揉眼睛抬起头来。

“你好,马尔福先生。我正在为一段凄美的爱情痛哭,为那凋零在岁月中的等待而悲伤……”

“你没必要用这样的句式,很怪。”德拉科尴尬地指出,“而且你的句式用错了。”

德米扎尔狠狠把书拍到了柜台上。

“今天的贝克威尔布丁不搞特价,糖果没有优惠活动,现烤甜品一律涨价20%,老板出门了,你告不了黑状。”

“……”


最后德拉科还是捏着一块海绵蛋糕坐下来了,手边的酸奶里扔了一大把crops。

“你的爱情故事到底讲了什么?德米扎尔?”

“讲述了一对恋人生死分隔的故事。”

“所有的爱情小说都是这样。我说,它有什么特别的情节吗?”

德米扎尔歪着脑袋想了想:“男主人公继承女主人公的遗愿变成了一位画家,从此他的画里只有女主人公一个人,是不是很动人?”

“那他的画一定卖不出去吧?”德拉科认真地问。

“……海绵蛋糕涨价50%,刚刚收到的通知。”

“……”


德拉科举起手边的酸奶喝了一大口。“你到底为什么会喜欢这种故事?我以为你们格兰芬多只喜欢手拉手肩并肩一起打巨怪的故事呢。”

“你和哈利的品位有时候还真是糟糕的不分上下,”德米扎尔翻了个白眼,“你不觉得这种恋人的梦想活在自己身上的感觉很好吗?”

“听起来像鬼附身,不好。”

“……海绵蛋糕翻两倍的价格。”

“嘿!”德拉科不满地反驳,“这故事太扯了,谁会为了别人的期望而活啊?”

“所以这才是爱情的动人之处啊!”

德拉科和德米扎尔大眼瞪小眼僵持了半分钟后,德拉科败下阵来。他低头开始专心致志地对付自己的海绵蛋糕,决定不再和德米扎尔纠缠这个故事的合理性。真的,谁会为了别人的愿望而活啊……德拉科想,除非那人是个傻子。

……

波特是个傻子。

波特是个傻子。

波特是个傻子!

——“你为什么会变成甜点师呢?”

——“因为就业低迷?”


低迷个屁!德拉科猛地抬起头来,“德米扎尔!”

德米扎尔的书被吓得一抖落在地上。

“咳咳,”德拉科尴尬地牵出一个微笑来,“你知道波特为什么会当个甜点师吗?我的意思是……他当傲罗什么的不是更合适吗?”

德米扎尔用“你是个傻子”的眼神看着他。

“你连这个都不知道吗?”

德拉科心里一紧。

“不、不知道。”

“因为他想追姑娘啊!”

“什么?!!”

“没错,”德米扎尔认真地点点头,“‘要征服一个人,就先征服他的胃’,一年前他就是这么说的,那时候他和金妮刚刚分手——咳,你知道的。大概是他新喜欢的姑娘喜欢吃甜品?你看,这就是爱情的力量。”

“但他没有女朋友,不是吗?”

“这个嘛……也许还没有追到手?又或者追着追着真的喜欢上了做甜品?谁知道呢。喂,喂!马尔福!你还没有结账怎么就走了!六加隆!喂!给你打折好吗?你别又赖账啊……”



////.

“我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了?”

哈利把一大块草莓冰激凌舀出来含在嘴里,冰激凌在他的嘴角化开,成了一朵小小的粉色花朵。

“我知道你为什么要当甜品师了。”

德拉科悲凉地说。

哈利看起来呛住了,这让德拉科的心猛地一沉。

“你知道了?”

“嗯。”

“那个,我……我……我不是有意瞒着你的,我只是,只是……”

德拉科做了个暂停的手势。

“就这样吧。”他说,“我就知道你不会安好心。”

“我不是故意这样的。”哈利小声说,“我只是小小地计划了一下……我没有骗你的意思。”

你已经骗了。德拉科挤出一个讽刺的笑,把哈利扎了一下。

“算了。”

哈利长出了一口气。他举着冰激凌贴到德拉科身边,黏糊糊地凑过去:“给你吃冰激凌。”

德拉科收到惊吓似的缩了缩,“你在干嘛,波特?”

“给你吃冰激凌啊。”

说着他贴了上来,嘴唇上的冰激凌沾上德拉科的嘴唇,冰冰的。

“嘿!”德拉科向后退,“你的廉耻之心呢!破特!”

哈利看起来非常茫然。紧接着他严厉地问(虽然嘴上沾满冰激凌的样子很蠢):

“我们是在谈恋爱吧,德拉科?还是说你刚刚加入了禁欲主义的某种宗派?”

“我们当然不是在谈恋爱!”

德拉科愤怒地说——波特是怎么想的?他以为救世主就可以新欢旧爱左右逢源了吗?他的脑子是进水了吗?他怎么敢、怎么敢把他当做一个无足轻重的恋爱对象!

哈利晃了晃,他看起来惊呆了。德拉科的怒火蹭蹭地往外冒。

“我不知道你会这么生气……”哈利说,“我以为你会开心的。”

“我开心什么?开心自己被救世之星骗了?不需要排队抽号就被你骗了——我是不是特别幸运?”

“可我是为了你!”

“为了不让我伤心,不让我难过,害怕我痛哭着去上吊?哦,得了吧,波特,”德拉科尽力让语调充满讽刺,尽管听上去还是只有酸涩:“你以为你是谁啊?和你分手我一点儿、都不会难过!我根本就不喜欢你!”

哈利彻底呆住了。

“你说什么?”

“我、不、喜、欢、你!”

德拉科大吼——他觉得有人在他心上浇了一把柠檬汁。这该死的混球波特。

哈利微微张开了嘴,但是德拉科抢先一步接过了话茬。

“我说的是我们‘试着交往吧’,我当然没有认真和你交往,这只是场恋爱游戏,别以为我很在乎你,波特,我一点儿都不在乎——我要收回你做我男朋友的殊荣了,听好了,是我、收回、你——的——”

“等等!”哈利大吼,“你是不是——”

“我不是在吃醋!”

德拉科大吼了回去。

然后他知道这句话说错了。


“吃醋?你这是什么意思?吃醋?”

“我没有在吃醋!”

德拉科大声辩驳。

“不……我的意思是,吃谁的醋?”

德拉科的眼睛瞪大了。

“难道不止一个?到底有几个姑娘供我吃醋啊?是不是还有男的?!波特,你真是个混球——混球,你听明白了吗?”

“你凭什么骂我混球!”哈利脾气上来了,“我什么都没做!我就是安安静静做我的甜品,我又没拽着你来吃,是,我是故意发广告给你的,但我真的不知道你来了!你写留言的时候我都不知道是你!你知道吗——我从来都没期盼过你会来——当我那天发现那个便笺先生是你的时候,我是真的出乎意料。我没想过你会那么体贴、善解人意、得体……”

德拉科目瞪口呆。波特在说什么?他说的是英文吗?他为什么一个字都听不懂?

“我是暗恋过你……但是后来结束了!我喜欢的是你,德拉科,是我在甜品店认识的你!可你现在和我说,这是个玩笑?”

“等等,波特,”德拉科终于找到一个他能听懂的词儿,“你暗恋过、我?”

“你别拿这件事洋洋自得了,这是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一件事——”哈利恶狠狠地说。

“我没有洋洋自得!”德拉科分辨,“我是说——嘿,你什么时候开始暗恋我的?”

“我们的话题好像不是这个。”

“我知道我知道,但是——你能说一说吗?”

“不能。”

德拉科皱住眉。“为什么?”

“因为……你说……你不喜欢我。”哈利艰难地说完这句话。

“所以这和你有什么关系?你这个恶毒的人。”

“恶毒的人才不是我!我可没有四处交女朋友!还为讨人家欢心当个甜品师!”

“什么?!”

“你大叫也改变不了你酿成的恶果,波特。”

“谁说我有女朋友!谁说的!”

“难道你不是为了追……姑娘才当的甜品师吗?”

德拉科感觉心悬起来了,像一口吊钟,在晃荡着想敲响一声欢呼的钟鸣。

“当然不是!你的脑子里装的是什么?芨芨草吗?”

钟鸣响了。


////.

“所以……你的意思是,那张甜品店的广告是你指使人发给我的,就因为你希望我能光临你的店?”

“……是。”

“然后你就心满意足了?”

“……算……是吧。”

“但是后来我给你写留言时,你不觉得那会是我,因为你觉得我是个傲慢的混球?”

“……对你自己的评价很中肯。”

“后来你发现那个人是我,所以你熄灭许久的暗恋火焰就又燃烧起来了?”

“你再说这件事儿我就和你翻脸。”

“我说的是事实——那么没有姑娘?”

“你觉得呢?”

“不敢保证。”

“德拉科!”

哈利和德拉科互相瞪着,但是哈利嘴上粉色的冰激凌太过瞩目,德拉科很难集中精神。融化的冰激凌会是冷的还是温的?他想试着舔一口。

“那么我们算和好了?”

“想得美。”哈利气呼呼地宣布,“我还是很生气。”

“你在生什么气?”

哈利怒视着德拉科,但其实他更想怒视自己,接下来要说的话太丢人了,他不得不装作自己非常有底气的样子:

“不公平!我喜欢的是你,而你只喜欢那个会做饭的甜品师先生!”

“哇,”德拉科戳了戳哈利的手臂,“不要告诉我你们是两个不同的人。”

“当然不是说这个!”哈利憋着一口气把这些话说完,语速过快,听起来像爆炸的炸尾螺。

“我喜欢你因为你独一无二可是你喜欢的是甜品师如果你以后遇到更好的甜品师你会更喜欢那个甜品师这很不公平因为我不会遇到更好的德拉科但是你却有机会遇到更好的甜品师……”

“所以,这不公平。”哈利再次重复这个结论。

“那我该怎么办?”德拉科问。

哈利再次气呼呼地瞪上了德拉科,恨铁不成钢。

“你得证明一件事。”

“什么事?”

“……你,”哈利的脸突然红了,嘴角的冰激凌也跟着慢慢融化。“你,你喜欢我。”

“我,我……”德拉科飞快地瞟向了别处,“怎么证明?”

哈利瞪了他一眼,恨恨地走出了厨房,鞋跺的吧嗒吧嗒响,声音小下去,又大回来。

哈利又走到了他面前。

“这么证明。”哈利再一次宣布,“看好了。”

他气鼓鼓地踮起脚,贴到德拉科面颊前,“啵”地狠狠亲了一口德拉科的脸颊,又站直。

“就像这样。”

德拉科终于知道了——融化的冰激凌——是烫的。

“好吧……过来,哈利。”

哈利凶狠地走过去抬起了头。

德拉科“啵”的亲了他的脸颊一下。

“我喜欢的是哈利·波特,”德拉科带着颤音说,“我不喜欢任何一个甜品师——除了他以外。”

哈利的脸更红了——但是他努力瞪大眼睛,狠狠地捶了德拉科一拳:

“我还在生气——别以为我们就这么和好了。”

得到亲吻的哈利假装要气呼呼地走出厨房。

“喂!别走!那这样呢?”

哈利转过头:“什么?”

“我,我——”德拉科向他扑过来,手臂张开紧紧地箍住了他。

“我——也——喜欢你——很久了——”他说。他的嘴唇贴上了哈利的嘴唇,冰激凌的甜味从哈利的嘴角蔓延到他的嘴角、嘴唇、舌尖、喉关……一直淌到心里。“我也喜欢你很久了,这样够不够?”


——————The End———————


一些微小的废话:

谢谢收看到这里的天使!嗷!不嫌弃我的你们都是天使!

我发现我的写作模式就是:毫无理由的尬双向暗恋——莫名其妙的尬互相嘲讽——毫无铺垫的尬交往蜜月——强凑剧情的尬吵架打架——最后又腻又俗的尬恩恩爱爱……没创新没创意不欢脱强加戏……啊但我终于把这篇写好啦!只要小天使不失望我就千恩万谢了真的!

今天看了很多文觉得“我靠他们都写得好棒啊好逗啊好感人啊好刺激啊”,然后写自己的时候就更……蓝过了……啊我要改文风!我也要风趣幽默引人入胜(不存在的)……

那么问题来了

我下一篇该欢欢脱脱还是虐死虐活?

算了我也不知道我啥时候能憋出下一篇来

啊~大家晚安~拜拜啦!

via 费龙是废龙


评论(64)
热度(462)

© 費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