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i 我耐你 ”

【杂感/摸鱼】关于为何萌德哈

Notes:

杂感x结尾德哈摸鱼 “论为何萌德哈CP”

////.

喜欢瞎胡随写的好处是:当某一天翻开自己的本子时,会发现很多自己曾经奇怪的想法,这些想法往往让我产生一种:“诶诶诶这是我写的喔?”的不真实感。

这几天看阿普尔鲍姆的《古拉格,一部历史》时做笔记,翻到了很久、很久之前看《王尔德》时写下的一段话,感觉和最近萌到心心念念都是他们的德哈CP有一点共通之处……所以放上来记一个。

我爱你,爱你冷漠自私,爱你年轻美貌。这个世界充满欺骗、虚伪和谎言,所有人戴着欲望和伪装做成的镣铐,像腐朽的橙子一样扭动、流着脓汁。他们善良、仁慈、具有美德——而我最厌恶他们露着微笑的美德。

而你,你的美是一把利刃,你的美超越了极限,逼近神祇。你的美貌是冰泉幽咽,泠泠照出你身边人的油腻、丑陋。你如此之美,额头是奥林匹亚山脉的起伏,眉形是山川奔腾的弧度。你美得冷峻、又俏丽,似银刀,似烈火,卷上我的心头。

我将永久爱你,自深深处,爱你的无知、天真和蒙昧。

爱你的脆弱、暴躁和平庸。

在我的心中,美只有一种定义,那就是你所有的样子。

via 费龙


(下图是当时的垃圾手写 ↓)

《王尔德》里的裘花是真美啊——从惊鸿一瞥初见到在钢琴边唱歌的天真姿态,再到灯光幽影中微张的等待亲吻的嘴唇——裘花的美貌呈现着不同的色彩:柔弱、神秘、高傲、脆弱、暴躁、无知……美貌在美少年的身上活了过来,成了一种带着生命的,勾人心魄的力量。美貌本身已是一种能力——一种千钧之力,不需要任何的矫作就能控制人心。就像王尔德这么说过自己:

“我的判断力离我而去,只有恐惧占据我的整个头脑。我犯了一个严重的心理上的错误。我一直以为,我在小事上屈从你是无所谓的,而一旦发生重大的事情,我就可以重新获得我那天生优越的意志力。事实并非如此,因为在那样的重大时刻,我的意志力背叛了我。

via 王尔德


萌德哈CP 的开头,其实就是迷少爷的美貌——我偏爱这类型的美少年:他们眼眉上扬诱人,唇形无辜柔软,他们拥有湿漉漉的清亮的眼神和小鹿一样无知、冲动的劲头——而少爷就是这样的美貌少年(中国少年里当属《蓝宇》里的刘烨!)。“苍白的脸”“淡金色的头发”“尖尖的下巴”“灰蓝色的眼睛”,加上秃董少年时期逆天的惊人颜值——一个敏感多变的德拉科真是个会磨人的小妖精!小!妖!精!

没错!那种会把你艹死还一脸诱人地看着你的小妖精!那种一转脸就把你卖了还是让你狠不下心的小妖精!那种遇事儿就躲怂到没理但还是风情动人的小妖精!

(下图是小妖精的铁证 ↓ )

而萌少爷陪哈利的理由除了原著里两个人似仇非仇恩恩怨怨的戏份以及秃董的自腐以外,还因为我觉得小哈利真的是个外貌协会!外貌协会会长!这条好多人都说过,两任女友都是校花就是证据之一……当然,小哈的外貌协会应该不是那种单纯的以貌取人,不如说是一种对美的事物由内从而发的痴迷和怜惜。大概是寄人篱下的生活里太少有美好的东西了——所以美本身就是哈利的一种追求——而少爷!就是妥妥的美的存在啊!


(一个可爱的丹妮妮 ↑ )

小哈是救世主,充满热情、勇气和正义感,有点以天下为已任的责任意识。而少爷的的确确是个怂蛋+小混球(长得好看也不能否认这点!),虽然少爷本身是有感情的——他对高尔和克拉布有感情,对他的亲人有一种奋不顾身的护卫感。但总体而言,仍然属于“只要我好我妈好我爸好你们别人爱咋咋”(可能再加上波特好这一点)的“自私”人格。所以这两种性格冲突实在是太太太迷人了!而那种小哈心里清楚地知道少爷是个混蛋却因为少爷的美色而沦陷(划掉),无法脱身的爱情实在是太太太带感了!

我将永久爱你,自深深处,爱你的无知、天真和蒙昧。

爱你的脆弱、暴躁和平庸。

在我的心中,美只有一种定义,那就是你所有的样子。

而且我比较喜欢美丽少年攻!

(这就是我喜欢德哈稍微多一丢丢的原因)

哈其实哈德也好吃!都好吃!他们俩个怎么都好!

这是我心中小哈该有的内心戏:

“我知道德拉科是个混蛋、怂包、胆小鬼,我知道世界上还有更多美丽的姑娘和少年,但是只有他的美能够征服我——只有他的美让我心颤、心痛、让我无法拒绝。他的容貌将衰老、将迟暮,而对于我来说他的美却丝毫不会受损。因为在我这里,他就是美。他将永远吸引我、诱惑我,对他的爱将永无止境的消耗我,而我甘之如饴。”

(请忽略我病态的爱情观)

————————摸鱼分割线————————

那个重读《古拉格,一部历史》是有原因的因为我老早就想写德哈的古拉格生活AU了!那种在集中营里受尽侮辱和损害,为“不正常”的性吸引而困惑,在一个黄昏时代的浪潮里不由自主地沉浮生离死别的感觉实在是……啊一言难尽!所以最近扛着一堆俄罗斯作家的书看来看去。

(一张乱七八糟笔记的图 ↓)


我很不擅长架构故事,没有驾驭故事的能力——情节感非常弱的那种。这个古拉格的AU试图写成一个长篇来练习自己掌控大幅文字的能力……但是我根本不知道我啥时候能有这能力啊喂!对自己超生气!今天做笔记做着做着实在忍不住就摸了个鱼!背景大概就是少爷弯弯似月牙(什么鬼)和别的男人搞在一起然后让哈利动摇的一个晚上???(恶俗死了)

哦不说了我给大家看我摸的鱼吧

在黑夜里他借着月光注视德拉科——微微颤动的眼睫是一柄有着柔软羽毛的扇子,扇羽下埋藏着德拉科永远盛着暴风雨的灰蓝眼睛。他盯着它们,想象那两颗晶莹的瞳仁的形状。那瞳仁会在多洛霍夫的触摸下骤然放大,会因为情欲而闪动起波浪似的水光。

水光将从德拉科的眼睛里渗出来,湿湿的在他脸上划过两道泪痕。眼泪会流过德拉科的颧骨、流过他秀挺的鼻梁、在他上嘴唇的凸起上晃动,然后溜进他的唇缝里——接着一些眼泪将融进他的口腔,而另一些会沿着他的嘴角流向他尖尖的下巴……

他多想变成德拉科的一滴眼泪。

 

哈利慢慢地抬起手。他环顾四周,囚房是一艘大船,里面浮动着几十具黑影,囚犯们看起来都睡着了。在鼾声、磨牙声、咕咚咕咚肠胃的翻转声中,德拉科是最安静恬蜜的所在。他的鼻翼因为呼吸微小地翕动。而哈利的手就悬在德拉科脸孔的上方,为那张脸过于精致的美所慑服,不敢落下。

如果德拉科是个女人该多好——这念头猛地戳中他,在他心上剐下一道口子。血涌出来,流成泪,在他眼眶里晃动。如果德拉科是个女人——那么他就可以偷偷摸摸地、光明正大地去牵住他的手,在每一次强制劳动时夺下他手里的斧子,在看守们狼狗似的监视里寻找机会去交换一个浅得不像话的拥抱……他们会在营地后的阴影里接吻,从嘴唇到脖颈。他们会在所有人暧昧取笑的眼光和起哄里微笑——不,这条不行,他才不希望德拉科被别人当做笑柄。如果德拉科是个女人,他会万般地保护他、怜惜他,他会把他藏在心坎里,不许一个人看……尤其是多洛霍夫。他们会在冰天雪地里,在这寂寂无人的新世界之中,去偷情,去寻觅那最深的、诱人的欢愉。

可是德拉科不是个女人——他将由此永远都无法触摸德拉科。

 

不知道是因为羞愧还是后悔,他开始哭了。他的眼泪无声地掉下来,嘀嗒,落到草席上,嘀嗒,落到德拉科脸边。

德拉科咕哝了一声,然后睁开了眼睛。

睡不着吗?德拉科问。

嗯。哈利说。

德拉科咂了咂舌头,伸出一只手扶着哈利侧了个身,现在哈利的背靠住了德拉科的胸膛,德拉科的手圈在他的腰上,德拉科的心跳带着他的心脏一起震动。

再睡会吧。德拉科说。他的额头抵住了哈利的后颈。哈利感觉到德拉科的呼吸,是一簇一簇的小火苗,烧开在他的理智上。这一刻他又开始感恩德拉科不是个女人了——什么样的女人都不会拥有比德拉科的胸膛更暖热的胸膛,不会拥有结实的可以箍着他腰的手臂,不会拥有那低沉的、温柔的心跳。他的眼泪变得更多了,加上了哽咽。

德拉科的手抚摸上他的下巴:睡吧、睡吧,明天还要起早。

嗯。他答应。德拉科。他又小声喊。

嗯?

别去找多洛霍夫了。

德拉科的手一紧,一瞬间哈利几乎能够感觉得到后背上有一个笑容的形状。

好。德拉科说,现在,睡吧。

———————BYE BYE————————

评论(25)
热度(114)

© 費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