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i 我耐你 ”

【德哈/不连贯长篇】《歪,白鼬先生吗》01

01《其实马先生才是最讨厌礼服的那个》

文/费龙

※ 《歪,白鼬先生吗》的说明与目录索引页

※  本篇是《男朋友太可爱了怎么办》中的葬礼梗

※ OOC和剧情乱七八糟请慎入










哈利·波特总能在摩金夫人长袍店遇到德拉科·马尔福

但后来他发现德拉科没有一件衣服属于摩金夫人店


////.

哈利在摩金夫人长袍店遇到马尔福时,是十月。对角巷没有霍格沃茨的学生,连乡下进城购物的小女巫都很少。风从这头吹到那一头,连堵路的家伙都遇不到。

马尔福正支着胳膊让摩金夫人量尺寸,看起来像只金色头发的护树罗锅。

哈利忍不住笑了出来。

马尔福循声看到了他,微微颔首:波特。

他也点了点头:马尔福。

摩金夫人挥动魔杖让卷尺在马尔福身上四处游走,马尔福把手臂张得更大,哈利注意到马尔福手上攥着一大张葬礼礼服的规格表。

哈利咳了咳:马尔福,你要参加葬礼吗?

马尔福说:对。我父母的葬礼。

哈利愣了一下。

马尔福接着说:这周日,在庄园。怎么,你来吗?

哈利没说来还是不来,他说:不好意思多问了。

马尔福无所谓地撇了撇嘴。

摩金夫人把两根针插上了料子。

马尔福突然开始大叫大嚷:喂,蠢女人,你扎到我了!

他气呼呼地把摩金夫人的手赶开,把手里的葬服规格表扔到地上。

我不在这儿定做了,他生气地说。

他昂首阔步走向了店门。路过哈利时挑了挑眉毛。

摩金夫人望向马尔福的背影耸了耸肩:我故意扎到他的。

她笑眯眯对哈利说,马尔福最烦人了,你还记得吗,波特先生?从前你们上学时他还差点儿和你在这儿打起来了。这么多年了,他还是这副德行。

哈利想了想,好像他和马尔福确实在这儿吵过架。

可是他和马尔福在哪里没吵过架呢?

 

////.

哈利还是去了马尔福夫妇的葬礼。当然,穿着隐形衣。

十月的天气不算太冷,也不太热。天很高,阳光对于葬礼来说灿烂地过分。哈利裹在隐身衣下很快就出汗了。

他看马尔福穿着一件黑色的葬礼礼服,扣子扣到下巴最后一颗。显得脸更尖。也更白。

他一定也很热吧。哈利想。会不会中途晕倒呢?

毫无理由的担心。

 

葬礼人不多,气派倒不小。寥寥无几的宾客坐在巨大的白色大理石墓碑前,表情漠然。大概是实在抹不过情面,不好意思太过人走茶凉,才来敷衍了事。

毕竟战后马尔福的姓氏让人唯恐避之不及。

马尔福看起来不算十分伤心,但也不算太不伤心。他面无表情,和每个宾客点头寒暄。

哈利想他应该是真的挺替父母难过的,不过也只是“挺”而已。

如果躺着的是马尔福而站着的是他父母的话,那应该就是悲怮欲绝、哭天抢地了。

——父母对子女的爱和子女对父母的爱,永远不对等。

况且马尔福这个人,总是生活在另一个空间,和世界隔着一层晦暗不明的毛玻璃。

 

葬礼时间不长,很快宾客都散尽了,马尔福也走向了庄园的建筑。

哈利这才走到墓碑前,伸出魔杖变出了一束鲜花。

不管怎么说纳西莎·马尔福也救过自己一次。哈利真心实意地把花放到墓碑边,想起格里莫广场旧家谱地毯上,一个微笑着的、眸光灿灿的水仙姑娘。她旁边,小天狼星的位置是一块烧焦的洞。

她和小天狼星是表姐弟。真奇妙。好像自己和马尔福也因此变成了陌生的亲人。

他身上突然一凉。


////.

哈利问:你怎么看到我的?

马尔福看手里扯下的隐形衣:傻子都知道花不会自己漂浮在空中,波特。

哈利说:喔。

然后他们就对着墓碑沉默起来。

马尔福先开口。

他说:你干嘛来啊?

哈利说:你在摩金夫人长袍店把地点和时间说的那么清楚,不就是故意想让我来嘛?

马尔福没搭话,但哈利总觉得他脸红了。

要么就是太阳太热。

哈利不太想和死对头迷之尴尬,所以他又补了一句:你妈妈救过我一命,我来悼念她。

马尔福没头没脑地说:那我也救过你一命啊。

哈利糊涂了:什么?你还有这么善良的时候?

马尔福指着自家房子说:你忘了你被抓到这儿来时,我和我爸说你不是哈利·波特了?

哈利惊讶:原来你当时认出我来了啊?

马尔福说:那可不,你那蠢脑袋烧成灰我都认识。

哈利很想问问他的脑袋烧成灰和别的脑袋烧成灰有什么不一样。但想想还是不好意思问出口,就当马尔福用了个夸张句吧。

马尔福又说:我救了你一命,你都没谢过我。

哈利说:那你死的时候我也来祭奠你呗。

马尔福气死了,他狠狠翻了个白眼,脸色更潮红。

哈利竟然觉得这表情挺生动的。

 

马尔福和哈利在马尔福夫妇的墓碑前站了一会儿,然后马尔福说:去抽根烟吧。

哈利摇头:我不抽烟。

马尔福说:那我去抽根烟。于是他走向庄园的花园,在紫衫树篱旁,一棵巨大的山毛榉树下面。哈利拿不定主意要不要走,呆了会儿后,也走到了马尔福那边。

你会抽烟?哈利问。

马尔福从口袋里摸出一只盒子:会。

哈利点头:哦,我都不知道。

马尔福冷笑:你不知道的事多着呢。

他把烟抽出来,把打火机塞到哈利手里。

我说了我不抽烟。

谁让你抽了。马尔福说,帮我点个火吧。

哈利觉得这么大了也没必要和马尔福争来斗去,大家一起聊聊天抽抽烟做点头之交也未尝不可。于是他把打火机盖弹起来,咔嚓,齿轮转动,火苗窜上来。

马尔福左手的食指中指夹着烟卷凑近哈利,火焰的颜色印在他鼻梁上。

 

马尔福突然说,你看,点烟的动作像不像手指和烟在接吻?

哈利回想了一下,马尔福夹着烟卷向他凑近的样子确实像在用香烟亲吻他的手指。他随便地点了点头,马尔福显得很高兴,大大地吸了一口烟。

马尔福把烟吐出来,又吸了一口,他脸部的肌肉因为吸烟而微微牵动。

马尔福说:疤头,现在我和你一样都是孤儿了。


////.

这话太难接了。

哈利接不上。

于是哈利四下环顾:诶,你家着山毛榉树长得挺好的。诶,你家树篱剪得也不错。用魔法剪的吧?我以前剪树篱总被姨夫骂……

马尔福又翻了个白眼。

哈利也觉得自己说的太差劲了,开始低头玩打火机。盖子弹上去,又弹下来。弹着弹着哈利觉得眼角有点晃,一看是马尔福的头发在反射太阳光。

黄澄澄的,像熔化的金子。

马尔福,你把你头凑我跟前干什么?

马尔福说,我没往你跟前凑,我做做运动,穿礼服太累了。

哈利一看,可不是嘛,马尔福的礼服繁复贴身的要命,一看就是一层一层又一层包起来的。

哈利说:谁让你要订这么复杂的衣服。

马尔福很不马尔福地瘪了瘪嘴。

他的烟要抽完了。

马尔福掸掸烟灰说,你知道吗,刚刚我站在我爸妈墓碑前,怎么也哭不出来。

哈利说:正常的,我在我爸妈墓碑前也没哭出来。

马尔福说:不,是我站在我爸妈墓碑前,觉得里面的人不是我爸妈。你知道吗?他们是卢修斯·马尔福和纳西莎·马尔福,不是我的爸爸妈妈,你能理解吗?

哈利很诚实地说不太能理解。

马尔福一脸早有预料。

这么说吧,我的父亲卢修斯对我很严苛,现在他躺在了墓地里,身上驮着块碑,我看见了觉得很难过,但也不特别伤心。我总觉得我爸爸没有死,给我买扫帚、陪我和妈妈野餐、让我骑在他脖子上逛街的爸爸和父亲不一样,你能理解吗?

哈利这次似懂非懂。

马尔福的话让他想到了一次在夏日的葬礼。

他记得他站在邓布利多墓前,听着激情洋溢的悼词,觉得下葬的仿佛是另一个老人,和他毫无关系的、发现了龙血十二种用途的天才老人。而邓布利多还在嚼着滋滋蜂蜜糖坐在办公室里,等待他推门进去,对他说:

“笨蛋!哭鼻子!残渣!拧!”

 

马尔福的话变多了,哈利怀疑他抽烟抽醉了。

他仰着头,金发驯顺地落下如同帘幕。

他叽叽咕咕地自言自语,又不时地翘起嘴微笑。

穿礼服真累啊。马尔福又重复了一句。这次他对着哈利的眼睛说。

哈利的心颤动了一下。

蝴蝶在玫瑰花瓣上降落。

雨滴荡悠悠挂在了青树枝。

蜂鸟挥动精巧的翅膀开始飞翔。

他说:马尔……那个,德拉科,我可以陪你休息一会儿。


////.

所有遇到你时心里微小的声音

你听到了吗


////.

十月风像一艘大船。

德拉科这么说。

哈利和德拉科的交往开始的猝不及防,但就像哈利改口叫德拉科一样,突然却妥帖。

早晨哈利从阳台探出头,看到金色头发的男孩站在门口等他,手里夹着一根烟。

他喊他,德拉科就抬起头冲他痞痞地笑,又坏又甜蜜。

当他和这个有着黄金头发、灰色眼睛的男孩接吻时,两片薄而好看的嘴唇尝起来那么软和甘甜,难以想象属于他前九年认识的马尔福。

马尔福和德拉科分裂成了两个人,他自然地拥抱了后一个。

德拉科,是他的德拉科呀。

 

德拉科和马尔福不一样。比如哈利曾经以为马尔福很喜欢发胶和西装,但当他走进他男朋友德拉科的卧室时,他看到了一个穿着拖沓T恤的男孩,架着一副平光眼镜,头上顶着两只小气球,正手舞足蹈地玩高布石游戏。

德拉科……哈利犹豫地问,你头上是什么?

德拉科抬起头来冲他笑:我带着是不是很好看?

挺好看的,但是它们是什么?

德拉科说:昨天路上向麻瓜小孩要的。

要的?

拿的。

拿的?

我没有抢!我给了他们一个加隆!

这天的结束时德拉科和哈利保证不再“拿”“交换”(或者“抢”)小孩的东西。

如果再犯,一个月不准吻他的男友。

 

再比如马尔福总是在摩金夫人长袍店出现,而德拉科没有一件属于摩金夫人的衣服。

我不喜欢他们家的风格。德拉科说。

那你每次去店里干什么?哈利好奇地问,既然你不定他们的衣服?

德拉科突然语塞了。

哈利拽着德拉科的衣柜门开始思索。

喂,德拉科,你不会是……

德拉科从床上跳起来:不是!你别多想!

你不会是……

德拉科瞪大了眼睛:你再敢说我就要对你施咒了!波特!

你不会就是为了折腾摩金夫人找乐子吧?

哈利飞快地说完。

德拉科坐下来了。差不多……波特。他说。就是这样。

就是这样。


////.

我记得你不喜欢摩金夫人店,德拉科。

我们不妨去看一看嘛,妈妈。

德拉科站在摩金夫人店里的脚凳上,心不在焉地让摩金夫人量着尺寸。

韦斯莱穷鬼今天带了哈利·波特来对角巷,他一早就知道这个消息了。一整个暑假他都在策划着怎么在今天对波特实现恶作剧。他一定要让波特在今天吃点苦头。

想到波特吃瘪的样子他就开心,嘴合不住。

他肯定要来买校袍的吧。德拉科向窗外张望,我假期足足长了两寸呢。

但是波特没有来。他气呼呼地推开了摩金夫人。

他在对角巷漫无目的地寻找波特。很快他看到了预言家日报的记者和相机。

非常好。

他挤进了丽痕书店。在波特从人群中逃出来时,一下子跳到了波特面前。

哦,靠,波特身边怎么还有个女孩?

德拉科咬牙切齿:

哟,看看这是谁,连逛书店都能引来记者的救世之星。怎么,交了个女朋友?


其实他本来想问暑假过的怎么样的。


————————END————————


※ 碎碎念:

为什么小哈每次暑假去对角巷都能碰到少爷呢?和赫敏还要约好时间一起去,但是和拽拽真是无处不在的相逢啊……哈一摩金初遇,哈二博金博克和书店找茬,哈三魔金差点打起,哈四我忘了(但是世界杯场地那么大上个包厢都能碰到)……哈六干脆就直接跟踪人家拽拽了(也去了摩金)

拽拽明明每次都不屑摩金干嘛老去啊你说你就是故意想碰到谁吧!

躺在床上如释重负的拽拽 ↑

带气球的拽拽我加载不出来明天搞好了

评论(35)
热度(411)

© 費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