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i 我耐你 ”

【獒龙】《难防》1





《难防》


明撩易躲 暗恋难防




上午下了第二节课,马龙抱着个水杯往水房走,刚出教室门,就看到十来个男生女生围了一圈。看到他,突然“哟”的一声全起了哄。有个高嗓门女生嬉笑着把一个男生往他身边推:“快去啊张继科,别怂!”


弄得马龙不明所以。


接着一个高个儿男生就撞到了他跟前,一头毛茸茸头发。


毛茸茸对他咧嘴笑:


“同学,诶你别急着走啊,同学我和你说个事。”


马龙下意识后退一步:“你干吗?”


四周男女爆发出一阵大笑。


毛茸茸不回答,两只胳膊抬起放在门框两侧,正好圈马龙在他面前。


马龙懵得脑子一片空白。


毛茸茸清了清嗓子:


“咳,同学,我——”他回头看一眼身后男男女女,“我喜欢你,想和你交朋友,好不好啊?”


起哄声在呼啦一下又响起来。如海潮越涨越高。口哨声夹杂大笑声。


“——张继科你还真敢讲啊!”


“——人家都被你吓到了好吗?”


“——哟哟哟!”


毛茸茸这才放下手臂,对仍然僵直在原地的马龙抱歉似的一笑:


“嘿嘿,真心话大冒险玩输掉了,说抓第一个出你们班教室的人表白,不好意思啊。”


马龙仍然不动。


毛茸茸在他眼前晃手:


“诶诶,你不是吓傻了吧?”


马龙不答话,一双眼瞪毛茸茸。


毛茸茸自知理亏,一把抓过马龙怀里水杯:


“你要打水是吧,我去我去!”


说完一阵风一样跑向走廊尽头水房。


围观的男生女生也吵吵嚷嚷各自散开。


只剩马龙仍然站在班级门口。


 

过几分钟毛茸茸抱着马龙水杯跑了过来。


马龙张嘴,欲言又止。


“——水烫,你小心点——不用谢啦!”


马龙接过水杯,终于开了口:“谁要谢谢你啊。”


毛茸茸挠头:“哦,那你要说啥啊?”


马龙两只手捧水杯:


“你脑子有病。”


毛茸茸不敢相信自己耳朵似的:


“你说什么?”


“我说,”马龙一字一顿盯着那人眼睛说,“你、脑、子、有、病。”


毛茸茸怪叫:“你干嘛说我脑子有病——诶,还没上课呢!”


马龙头也不回走回教室。





上完第三节课大家都下楼去做课间操。


下过两场秋雨,北方的天气迅速凉到了不尴不尬的温度——穿秋季校服太冷,穿冬季校服太热。于是马龙到教室后面储物柜里拿了一件灰色羽绒背心出来,套在校服外面往外走。许昕在教室门口等他。


两个人走到楼梯间,许昕突然一拍马龙:


“这周是轮你查纪律吧?你袖章呢?”


马龙也一拍脑袋:


“昂,你先去吧,我去拿个袖章和记录表!”


许昕和他比OK:“那我先走啦。”


 

马龙从课桌抽屉里抽出写着“纪律”的红袖章。看到桌上水杯被人推搡到了桌角,就把它往里挪了挪。


挪了挪,又拿起来捧了一会儿,觉得水好像还温乎着,就拧开盖子喝了一口。


凉死了。


马龙走出教室。教学楼在几分钟内迅速地变空。巨大天井下爱因斯坦的墙雕对着他慈祥微笑。远处隐隐约约传来“稍息——立正——向右看齐”的口号声。


马龙往操场跑。


 

查纪律是两个邻班互查。马龙缩在他羽绒服背心里,顺着隔壁班队伍一路走下去清点人数。


数到最后一个人时马龙瞟见他没穿校服。


他缩着脑袋低头看手里记录表:


“同学你校服呢?”


头上闷闷声音答:


“昨天洗了没干。”


马龙哦一声,皱了皱眉,决定不给他扣分。


“明天记得穿昂。”


“好。”


马龙在记录表上写好“三班:全员到齐”,抬起头,却发现正是早上那个毛茸茸男生。他戴着一只大黑口罩,遮住半张脸,只露两只亮闪闪眼睛对马龙笑。


“原来你是纪委啊。”


毛茸茸说。


马龙瞪着他,手上笔盖又拧开。


“没穿校服。扣五分。”


“喂!你公报私仇!你刚刚还没扣五分!”


马龙指着毛茸茸单薄黑色卫衣讲:


“你也确实没穿校服昂。”


毛茸茸张口结舌。


马龙转身欲离开。


结果被毛茸茸一把扯住了校服袖口。


“你干嘛——你放开!”


“求你了,”毛茸茸低声低气讲,“我下午就穿!你别扣分呀大哥!”


“谁是你大哥,放开放开。”


“不放不放。”


“你不放我就给你扣十分!”


“你敢!”


马龙举起手中记录表:


“你看我敢不敢。”


“你不能——等等,你没法给我扣分,你不知道我名字!”


毛茸茸灵光乍现,眉毛挑的老高,得意洋洋。


马龙挣开袖子,冷笑:


“张继科同学,你真当我是聋子啊?”





中午放学时候有同学在教室门口对马龙喊:


“马龙!有人在外面找你!”


马龙答应了一声,把桌子上数学练习卷和笔袋揣进书包,把杯子放在一侧,又穿好羽绒背心,才背上书包慢吞吞走出去。


张继科对着他们班外墙踢足球。


足球踢出去,弹回来,踢出去,弹回来,踢出去,弹回来。


马龙赶紧往楼梯口跑。


“你别跑啊你!喂!”


马龙挤过几个女生,嘴里一边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对不起一边往楼下窜。


结果还是在二楼大厅被张继科堵了个正着。


马龙靠着大厅门口的许愿墙,挺胸抬头瞪张继科。


“你干嘛?你又干嘛?真心话大冒险又输了啊?”


“谁输了,”张继科单手抱着足球,被往来的学生不停撞来撞去,“我是来问你你叫啥的。”


“我叫纪律委员。”


“滚。”


“昂。”


马龙从善如流往大厅门口滚。


“你他妈别走啊,让你滚你还真滚啊,喂,还走!”


马龙一路往校门口流窜。


张继科抱着个足球在后面追,足球中途被挤掉,张继科只好一边摸球一边伸脖子在人群中找马龙。


终于在校门对面的小书店门口张继科拽住了马龙羽绒背心帽子。


“你跑的还挺快。你不会还是体育委员吧?”


“不是。”马龙认命转身。


“我没给你扣分,你别找我茬了昂。”


“我没找你茬啊,”张继科一脸茫然,“我就是想来问问你你名字。”


说完他又如梦初醒似的:


“你没给我扣分啊?太好了!”


马龙翻一个大白眼:


“你脑子有病。”


 



在公交车站上张继科一边颠球一边冲马龙笑:


“哦原来你就是马龙啊。”


“听说过我昂?”


“没。”


马龙翻白眼:


“那你说个屁原来啊。”


张继科挠挠头:


“随口一说嘛。”


马龙看张继科颠了会球,又问:


“你回家坐几趟公交啊?”


“我回家不坐公交啊。”


马龙瞪眼:“那你在公交站干嘛?”


“问你名字啊。”张继科理所当然地说。


马龙心脏隆地响了一下,震的他脑子有点晕晕乎乎。


过了几秒他艰难开口:


“是你们体育生脑子都不太好使,还是你脑子不太好使?”


张继科皱眉:


“你骂我!”


“没骂你。”马龙脸转向马路,认真看对面103电车像一只长触角蜗牛在公交站前慢慢停下。


张继科用力踢了一脚球,球竖直蹦起来,张继科伸手一把把它捞回来。


“你等车吧,我要走了。”他说。


“昂。”


张继科摇摇晃晃走出公交车站的长廊。


马龙看他球鞋踩进一坑水洼。


张继科怪叫着跳开。


马龙又转过头去。


结果听到张继科的声音。


“喂,马龙!”


“又干嘛?”


张继科抱着足球冲他喊。


“你——怎么知道我是体育生的啊?”


马龙一时语塞。


张继科歪着脑袋,眼睛微微眯起来望着马龙。



“嘟——嘟——”


868公交车进站了。



————TBC————


评论(41)
热度(555)

© 費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