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i 我耐你 ”

  • 乱想


《荒唐情事》不是一个好故事。我越看它就越失望。它违背了我心目中对于好故事的定义。整篇文章充斥着意象的堆叠和乏味字句的铺陈。对人物性格的刻画能力的欠缺,又使得它有着大量做作的心理描写。它更像是我发泄情感写下的片段连缀,甚至不能称之为一个合格的故事。


这样不合格的故事我看过很多。由于中文的独特性,使用这种语言的人更容易走上矫饰语言而忽略故事内核的错误道路。在同人这种原有故事已经够丰富的限定情况下,摆弄文字制造无意义场景,而称之为“意识流”“草稿流”的情况就更多见。我自己就是这样的例子。这种故事很好写,很讨巧,甚至乍看之下有点惊艳。但是它不独特。写出来,说它是张三李四的故事可以,说它是王五赵六的故事也没什么不行。这就是失败的。


我回头看我这半年写的零碎东西,越看越难过,越看越失望。有一些在脑子里有瑰丽色彩的故事,写下来后,因为自己的缺欠与懒惰,就成了死鱼眼和匠人作。没有激情也没有主题。德哈两人那种长久年岁里的感情躲闪与绵密心事,全成了一笔带过的过渡句。我写不出他们的少年心气和懵懂爱恨,也写不出他们的yu望潮汐卷伏。他们值得精致可爱的短篇恋爱,或者浩大背景数十年的纠缠生离死别,可是他们不应该生活在我矫揉的世界里。为了谈恋爱而谈恋爱,为了分手而分手。


合格的故事讲述者不会用不断分节来掩饰自己的情节卡顿。合格的故事讲述者也不需要跳起脚来告诉读者他讲述的意义所在。合格的故事讲述者写下的是史笔,平铺直叙,不动声色,把矛盾一一安排下来,自然有令人震颤的力量。


我希望我能长大。我希望我能老。我希望所有的挫折和折磨最后变成我手里的刀刃,划开青石白骨。


我希望我能拥有直指人心的力量。


阿门。





评论(17)
热度(31)

© 費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