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i 我耐你 ”

【獒龙】《难防》3





明撩易躲 暗恋难防



 

晚自习上马龙带着耳机写物理作业,画受力分析。

 

画一半尺子就停在空中,耳朵里全是Jolin欢快的尾音。

 

拉力和摩擦力搅在一起。小木块在斜面上滑动高兴过了头。

 

张继科在他身后和他喊,周六要不要一起写作业呀。

 

一起写作业呀。

 

 

许昕打水回来就看见马龙对着物理卷子自顾自傻笑。

 

他过去推他一把:

 

“嘿,在这儿愣着傻笑干啥呢!”

 

马龙抬起脸来:

 

“听歌。”

 

许昕把水杯放他桌上:“明天上完物理竞赛班去网吧开黑呗?”

 

马龙摇头:“我有事儿,就不去上课了。”

 

“有啥事啊你?”

 

“昂,就家里的事儿呗。”


马龙把耳机摘下来:“回头你笔记借我抄抄呗。”


“行吧。”许昕拿起水杯晃晃悠悠往自己座位上走。“那你抽空陪我去医院重配副眼镜,我觉得这副度数低了,黑板看着可费事儿了。”

 

“昂。”马龙用尺子轻轻敲手背。

 

“有空就陪你去呗。”

 

 

放学后马龙背着书包在张继科他们班后门口晃悠。


也不知道想干嘛,就转转悠悠。

 

张继科跟一群男生打打闹闹张牙舞爪地走了出来。

 

马龙想冲他挥挥手,但是胳膊抬到一半又落下。

 

反正明天都要见的。

 

马龙跟在张继科那伙人后面下楼梯。

 

楼梯间灯光昏黄,人影幢幢里张继科毛茸茸的脑袋被投影在墙壁上。

 

好大一颗。

 

马龙一边看、一边又把iPod耳机拿出来戴上。

 


 

 

 

回到家是九点半。

 

马龙放下书包去开热水器。

 

房子是为了方便他上学租的学区房,五层楼的红砖墙外爬老高老高的爬山虎,都被秋风吹成了带霜的黄色。马龙家在二楼。窗户是木头格子窗,热水器是老式的煤气热水器。开关一开,机器就轰隆隆闷声响。

 

在厨房的马龙妈妈吓了一跳,举着锅铲小跑出来:

 

“干嘛呢!”

 

马龙转脸对她笑:“开热水器,洗澡。”

 

马龙妈妈皱眉:“你明天中午天气暖和一点洗不行吗?”

 

马龙说:“没事昂。”

 

他从卫生间里退出来走向卧室:“感冒不了啦。”

 

 

 

洗完澡马龙坐在书桌前拿毛巾哗啦呼啦擦头。

 

马龙妈妈端着碗走进来:

 

“快吃几个,刚刚炸出来的豆腐丸子。”

 

马龙把湿漉漉毛巾递到妈妈手里,接过碗夹一个丸子起来。

 

热腾腾的酥皮一咬破,豆腐馅就带着香喷喷肉汁儿淌开。

 

马龙妈妈眼睛发光:“好不好吃?”

 

马龙把一大个丸子咽下去:“好吃。”

 

他又夹一个丸子起来:“妈晚上给我吃这个你是不是想让我长胖昂?”

 

马龙妈妈笑眯眯:“嗨哟,你们这个年纪的男孩子怎么会长胖啦。”

 

她讲:“你们这个年纪喔,吃多少都吃不胖,还念书,费脑子,转一下吃下的就都没有啦。”

 

马龙就笑:“那楼上的小胖还不是一样胖。”

 

马龙妈妈瞪眼睛:“小胖那是……那是他吃的太多!”

 

“你刚刚还说吃多少都吃不胖。”

 

马龙妈妈回答不上来,就伸手轻轻去拧儿子的耳朵。

 

“就你会说!”

 


 

十一

 

一点半的时候马龙还是没睡着。


他翻一个身,再翻一个身,伸手把床头的闹钟按开。荧光灯显示01:38。


马龙掀开被子下床,按开卧室顶灯,框地打开衣柜。


衣柜里空空荡荡,挂着三件校服。


一件冬季的棉校服,一件春天的衬衣校服,一件备用的秋季校服。


马龙盯着它们看了半天,开始动手翻衣柜下面的整理袋。



马龙上高中以后就很少买衣服了。


所以他翻了半天,才勉强翻出一件看得过去的灰色卫衣,和一条黑色牛仔裤。


算了。


他把衣服往衣柜里一扔,又躺回到床上,被子扯上头。


去写个作业。有什么了不起的啊。


睡觉睡觉。


马龙把头从被子里探出来,做成仰躺标准姿势,两只手搭在一起放在小腹上。


呼气。吸气。呼气。吸气。呼气。吸气。


呼气。吸……气。


睡不着。


马龙把iPod拿过来打开,塞耳机。


灰蒙蒙的夜晚

睡意又不知躲到哪去

一转身孤单

已躺在身旁

……


马龙摘掉耳机,又掀开被子站起来,对着衣柜一动不动。


最后他打开衣柜,找到了这个季节穿起来已经很冷的灰色衬衣加毛线背心,郑重放到了床头。


Bingo。



TBC




评论(36)
热度(249)

© 費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