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i 我耐你 ”

【獒龙】《难防》5






明撩易躲 暗恋难防



十三


馄饨馆里没有暖气,马龙弓背耸肩地缩成一团。


张继科呼噜呼噜吃完半碗抬头一看,马龙正两只手捧着碗,一脸苦大仇深模样。


他用筷子敲马龙碗沿:“咋不吃呢。”


“手冷,捂捂。”


马龙又说:“而且你叫素馄饨干啥啊,我想吃肉的。”


张继科乐了:“看你瘦着个尖脸儿,怎么,爱吃肉啊?”


马龙闷闷答:“昂。不行啊?”


“行,行。”张继科说,“那你不吃素的把你碗给我呗。”


张继科说着伸右手把马龙的碗揽到自己面前,左手顺势反过来握住马龙双手。


马龙一下僵住。


“你干嘛呢!”


“你不是说手冷。”


张继科不看他,抬头对柜台后老板娘喊:


“老板娘,来碗鲜肉馄饨!”


又转脸问马龙:“鲜肉的,行不行?”


马龙低头说:“行。”


张继科重又埋头在馄饨碗里。


馄饨店的碗一个有盆那么大,完好藏青色瓷面后的一只手掌包裹另一双手。


马龙只觉得手上心上有火在烧。


这时老板娘端着鲜肉馄饨走过来。


马龙迅速甩开张继科,两只手心放腿上端正坐好。


老板娘放下碗眯眯笑:


“素馄饨好吃吗?”


“好吃!”


张继科答。


“特好吃。”


他又瞟一眼马龙,鼓着腮帮子笑得眯起眼来。


马龙翻他一个白眼。


老板娘收一只空碗走开。


张继科手迅速从桌下探过去拉住马龙未抬起的左手。


马龙脸刷一下变红,直红到耳根。


“滚蛋!”


张继科歪着头冲他笑:“你刚不是说手冷嘛。”


“不冷了。”


“可我觉着不怎么热啊。”


张继科说:“反正我血、热,给你暖暖呗?”


马龙这次两只眼都瞪起来,从桌下踢张继科小腿。


“就你血热啊?”


“昂。”


“滚蛋。别学我说话。”


“谁学你,就许你‘昂’啊?”


马龙重翻他一个白眼,夹起一个馄饨往嘴里放。


张继科放开他左手。


二人各自对着碗吃半天,张继科又抬起头来,隔着袅袅水汽对马龙说:


“马龙。”


“……哎?”


“我觉得你真好玩儿。”


“滚蛋。”


“真的。”


“滚蛋。”





十四


吃的一头汗出了馄饨店门,马龙立刻打了个喷嚏。


“啧。”


“滚蛋。”


“你怎么老让我滚蛋哪。”张继科站马龙左面说。


“你就不能换个新词儿?”


“闭嘴。”


“啧。”


张继科拽拽马龙灰色衬衣领口。


“穿的够薄的。”他说。“冷不冷?”


“我说冷就怎么?你脱衣服给我穿啊?”


“也行啊。”


马龙侧脸看张继科一下。


他穿着橙色的羽绒服,像只有毛茸茸头发的大胡萝卜。


“我不冷。”马龙吸了吸鼻子说。“走吗?”


“去哪儿?”


“各回各家。我带的作业都写完了。”


张继科说:“你吃一大碗肉馄饨不撑啊?你不散散步啊?”


马龙说:“也行。”



他们沿着学校门口的小巷子走。


十月末槐树凋黄一半树叶,余一半苍绿悬挂枝头。


水泥砖上落叶被他们踩得咔吱咔吱响。


“我家就在西面,过一个十字路口走到头。”


张继科说。


“我爸妈都在老家上班,怕宿舍我住不惯,在那儿的旧教师公寓给我租了套房。”


“昂。”


“你家在哪儿啊?”


“校门出去顺着往东走,公交车站随便搭一辆8开头的车,两站就到。”


“大学城那啊?”


“对。”


张继科瞟马龙:“我们走的可不是你回家的方向。”


马龙说:“没事,下个路口我拐就行。”


张继科说:“哦。”


他们不约而同往远处看。


五点半太阳在灰色天幕中缓缓沉下。


黑夜来的特别快。



他们不多久就走到了该分开的十字路口。


张继科说:“我送你走一段儿呗。”


马龙张嘴还没说话,风吹过来就连打了两个喷嚏。


“不,阿——阿嚏——用——阿、阿嚏。”


张继科说:“真不冷啊?你?”


马龙说:“不、不冷——阿嚏!”


张继科挑眉:“嘿,你逞个什么劲儿。”


说着就拉羽绒服拉链。


马龙吸吸鼻子。


“不用,真不用,我不穿你衣服——”


“我血热。我不冷。”张继科脱下羽绒服,穿着件黑色T恤把衣服往马龙身边送。“真的,你摸我手,特别烫。我们足球队冬天训练我都穿短袖的!”


马龙躲开张继科往他手跟前凑的手。


“我不穿,真的——”


张继科直接一把把衣服挂在马龙肩膀上。


“你穿吧你穿吧——我先走!我走啦!你周一再还我衣服吧!”


他说着往远处跑。


“你可别跟着我!让你穿你就穿着呗!走了啊!拜拜!回见!”


黑色T恤终于溶于黑色夜晚之中。


如墨水洇开。



马龙慢慢把肩膀上衣服摘下来。


路灯下他两手举起衣服对着光。


看了半天他放下手来,将衣服凑到鼻子下。


嗯……有股肥皂味儿。


马龙觉得这味儿特好闻。


他把整张脸埋进去。


狠狠呼吸一口。


屏住气。


再拿开衣服的时候,他的眼睛变得红红。


他穿上这橙色的、像胡萝卜一样的、张继科的、羽绒服。


将屏着的一口气味呼出。


白色雾气从他鼻尖消失的那一刻,他仿佛觉得张继科总会像这一口充满肥皂香气的呼吸一样,消失在这个茫茫冬天之中。路灯照着他,四周配合出演静谧。马龙觉得他的心变成了一淌水,危险地晃晃荡荡,荡漾起不明不白的浪潮,拍到他喉头哽咽。


突然。


一阵呜噜噜的声音响起。




十五


“我是公的,请收养我。”


马龙蹲下来念牌子上的字。


箱子里一只白色小狗瞪两只乌溜溜眼睛看他。


“你是公的喔?”马龙冲他点头,“你怎么在这儿啊?”


小狗呜噜噜地把头探向他。


马龙先是缩了一下手,然后小心翼翼去摸了摸小狗的鼻子。


湿又凉。


马龙放心了一点,用手指顺了顺小狗耳边的毛。


小狗拼命摇着尾巴,马龙都害怕它把尾巴给摇断了。


“冷静点,嘿,冷静点。”


马龙两手抱起小狗前腿。


“别摇尾巴啦!”


小狗伸出舌头舔了舔马龙。


又软又热。


马龙吸吸笑起来。


“你喜欢我呀?”他问。


小狗嗷了两声,像在答应。


“可是我妈妈肯定不许我养狗的,怎么办啊?”


马龙放下小狗站起来。


“对不起喔。”马龙低头讲。“我妈妈真的不许我养狗的。”


“你这么可爱,一定会有人来带你回家的。”


“实在对不起喔。”


“要是我有自己的房子就带你走了。”


“太不好意思了。我得走了。”


马龙又蹲下来。


“你晚上会不会冷啊?”


他看一会小狗,站起来把羽绒服脱掉,小心折好夹在下巴下。


然后把白色毛衣背心脱下来。


他重新穿好羽绒服,把毛背心放到小狗盒子里。


“我把我背心给你好不好?”


他又摸摸小狗脑袋。


“你晚上盖它睡觉,就不会感冒了。”


马龙一步一回头地走开了小狗盒子边。



走到下个路口时是红灯。


马龙脖子缩在羽绒衣领子里等灯变绿。


车流是黄色红色光海流动。


马龙掏出书包里iPod戴上。


听了一会儿总觉得耳机里有杂音。


摘下来看了看,好像看不出什么坏的迹象。


于是又戴上。


还是有杂音。马龙竖起耳朵听,终于发现那杂音来自外界。


他摘掉耳塞,低头一看,小白狗正叼着他毛衣背心蹲在他身后。


见他低头,小狗嗷地叫起来,尾巴飞快摇动。


嗷嗷。


嗷嗷。


绿灯亮了。




十六


马龙进门的时候妈妈正在做晚饭。炒菜,油锅噼里啪啦响。


“回来啦?”


“昂。”马龙大声回答。“我去放书包。”


“放完去洗手啊,马上就可以吃饭了。”


“嗯。”


马龙走进房间关上门。


拉开书包,小狗从里面欢快蹦出来。


嗷嗷。


“你可别叫!”马龙慌张,“叫了我妈妈就会发现你了!安静,嘘——”


小狗懵懂看他把食指放在嘴唇上。


嗷嗷!嗷嗷!


“昂——你怎么不听话啊!”


马龙头大,听着厨房里炒菜声渐弱,赶忙从床下拖出一个纸箱子,把里面物理书搬出来,将小狗放进去。


“不要乱跑啊。”马龙说。


他环顾房间,把窗台上一只毛绒小老鼠拿过来放进箱子。


“你和它安静玩会儿好不好?我要去吃饭了,千万别跑出来啊!”


他把箱子推进床底。


结果走到房间门口又折回来。


从床底拖出箱子,把盖子合住,留条缝,用胶带粘住。


嗷嗷!嗷嗷!


“不要叫啦!”马龙说。“待会放你出来,你就和小老鼠玩一会吧!”


“马龙——吃饭!”


“哎,就来!”


他开房门,回头:


“不要叫哦!”



“今天物理课听得懂吗?”


马龙妈妈给儿子夹一筷子菜。


“昂。”马龙心虚回答。“还好啦。”


马龙妈妈絮絮:“还好是听得懂听不懂?你都高二了,物理竞赛最后的机会了。”


“我知道啦。”


“你知道就要好好努力呀,”马龙妈妈看儿子吃下菜,“今年物理竞赛决赛推迟了,准备时间更充分一点,要是这次过了决赛,那可就直接保送了!”


马龙嘟哝:“妈,哪里就最后的机会了,我还有高三一次呢。”


马龙妈妈一拍筷子。


“高三能指望吗?啊?我和你说,你想想,高三十月末考完竞赛,你要是没过,你到时候心态能调整过来吗?啊?竞赛失利影响高考的例子你又不是没听过——我和你说,这次必须全力以赴!”


“嗷!”


马龙妈妈皱眉。


“什么声儿啊这是。”


“外面狗叫吧。”马龙回答,“你今天炒的菜好好吃啊。”


“真的?”马龙妈妈笑,“多吃,多吃。上一天课多累啊。”


“嗯。”


“许昕竞赛准备的怎么样啦?”


“啊?”马龙埋头喝粥,“不清楚昂。我没问。”


“你们秦老师说,许昕那孩子进步可快了。”马龙妈妈若有所思。“半路出家学到和你上同一个训练课,够厉害。”


马龙说:“嗯。”


马龙妈妈又说:“对了,楼上小胖妈妈今天问我有没有你不用的初中物理竞赛入门书。”她给马龙再夹一口菜,“有吗?有的话我明天给她提上去。”


马龙说:“有。我待会给你拿出来。”


马龙妈妈还要说话,手机忽然滴嘟滴嘟响起来。


马龙妈妈放下碗筷去接电话。


马龙长出一口气,接着吃饭。


“喂,你好,哪位啊?啊,不是,我是他妈妈。”


马龙抬头看向妈妈。妈妈正好也看过来。


谁啊?马龙用眼神问。


“哦,你等一下,我让他接电话。”


马龙妈妈捂住话筒:“你同学,找你的。”


马龙问:“哪个同学啊?”


“一个男生,叫什么继科。”马龙妈妈说,“以前没听说过啊。”


马龙筷子差点儿掉了。


“昂。”马龙挠头。“物理竞赛班认识的啦,别校的。”


他过去拿过妈妈手机走到房间。


“我去接电话。”


“快点啊,说完就来吃饭,别让饭凉了。”


“好。”




十七


马龙拿着手机关上房门。


他先是呆立了几秒,然后才把手机放到耳朵旁。


“——喂?”


张继科的声音从那头传过来。


“你回家啦?”


“这不废话嘛,我没回家你给我妈打电话我能接啊。”


马龙一边说一边捻床上羽绒服衣角。


“没感冒吧?多亏我羽绒服借你吧?”


被张继科一说,马龙突然觉得身上一阵凉。


没来得及回答,就又打了两个喷嚏。


特别响亮。


“马龙——我听到你打喷嚏了——你是不是着凉了?”


马龙妈妈隔着门大喊。


“没有啊——阿——阿嚏!”


“你快把背心穿上!我回来就看你只穿着一件衬衣!”


“知道啦先让我打电话啦!”


马龙回过头来就听到张继科在那头哈哈哈哈的笑。


“你还是感冒啦。”


张继科说。


“没——阿嚏!你怎么知道我妈电话号的啊?”


“我问同学要你们班通讯录找来的啊。”张继科说,“你联系方式怎么写你妈啊?刚刚一接电话吓死我了。”


“你吓死干嘛,做亏心事才要被吓死。”


马龙戳羽绒服鼓鼓边缘。


“你又不是来找我的小女生。”


张继科在那头怪叫。


“给同学打电话被家长接都会被吓死好吗——你没自己手机啊?”


“没。”马龙托腮。“我妈怕我分心。”


张继科又傻笑。


“怕你分什么心?怕你女朋友给你打电话发短信?哈喽达令,今天晚上陪我逛街不要写作业了好不好?”


马龙被气得乐了。“滚蛋。”他说。


“嗷嗷!嗷嗷!”


马龙一惊。


“你学狗叫干嘛?”


张继科问。


“你才学狗叫呢。”马龙说。他看一眼关闭的房间门,担忧地说:“我刚刚回家路上捡了条狗。”


“街上的狗你随便捡啊?”张继科凶凶地说,“你就不怕它有病啊?”


马龙觉得自己很奇怪,被张继科吼过竟然觉得特别窝心。


“哎,问你呢,你就随便捡狗啊?万一真有病呢?”


“没有啊。”马龙小声回答。“它鼻子凉凉的,而且可干净了。”


“喔,有病是你能看出来的哦?干净就没毛病了啊?”


“我以后不捡不就行了嘛。”


“那这只怎么办啊?你妈让你养狗啊?”


马龙被一问愁起来。


“不让——哎,你不说我都忘了这茬儿了。”


“你怕不是个傻子。”张继科笑。“坐等看你妈打你屁股——‘马龙!你竟然给我带狗回来!狗和你只能留一个!’”


“滚蛋。”


“哎,说真的, 你那狗怎么办啊?明天送收容所吧。”


“它特别可爱。”


“可爱你也养不了。”


“张继科你怎么这么烦?”


马龙妈妈在外面咚咚敲门——“别说了,先吃饭!饭要冷了!”


“哦!”马龙答应。“我不和你说了,我妈让我吃饭去呢。”


“去吧。”张继科说。“你狗怎么办啊?”


“不知道。”


张继科声音听起来有点犹豫。


“那要不我——唉,算了吧,你去吃饭吧,回见啊。”


“你想说啥?”


“没啥。”


“你话都说一半了!”


张继科在那头慢吞吞、字斟句酌说:


“要不你明儿把它带给我吧。要是没病我来养。”


“反正我一个人住。”


一瞬间马龙觉得听觉失灵了。妈妈的喊声、小狗的嗷嗷声、张继科在那头絮絮叨叨声、电流声都消失了。全世界只剩下砰、砰、砰、砰、砰的声音。他仔细辨认这声音的来源,最后发现是自己的心跳声。


“喂喂,你听到没,说话呀。”


“……听到了。”马龙说。“好……啊。”


“你怎么听起来不情不愿的啊。”


“没。”


“明明就是。”


“真没。”


“算了,不和你争。”张继科说,“那明天啥时候啊?”


马龙想了想:“早晨吧。我上午去上物理课,路上给你。”


“成。”


“那……你明天早起行吗?”


“我每天都要早起晨跑的。”


“哦。”


马龙又摸一摸羽绒衣领口。


“那明天哪儿见啊?”


“我去你家门口呗。”张继科说。“我知道你家在哪儿。”


“好。”


“拜拜。”


马龙说:“拜拜。”


他把手机放下来,没按挂机键。


电话温柔沉默十几秒后,终于嘟嘟嘟响起来挂机音。


马龙妈妈又来敲门:


“还没有讲完啊?快出来吃饭了!”


“嗯。”马龙答应。他放下手机走到书桌前,从架子上拿出一本牛皮纸本子翻开。


翻了几页他合上本子,趴到床下隔着箱子对小狗说:


“以后你就叫道哥好不好?道哥?嗯?”


“道哥我先去吃饭了昂。”


“道哥要乖噢。”


道哥。




——TBC——




评论(46)
热度(364)

© 費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