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i 我耐你 ”

【丕司马】《雾霾爱情》3

❖ 半夜瞎摸的烂俗师生恋


////.

司马又一天去上班时天气仍然阴沉晦暗,仍然是重度污染橙色预警,他仍然没有戴口罩。走在学校环湖路上他看一切建筑物沉默在朦胧天宇下。霾中水汽旺盛凝固在他睫毛上变成细密液滴。走着走着司马就和个人打了照面,定睛一看,正是电话狂魔曹二。

曹二穿着件黑色大羽绒服,戴着只黑色大口罩如同防毒面具,全身严严实实只露两只睫毛长长眼睛:

老师!

司马点头:嗨真巧啊你好我先走了。

曹二一把拉住他衣袖。

老师你怎么不戴口罩啊。他在防毒面具后瓮声瓮气。你不知道这霾多吸一口少活三年啊?

司马说:不知道。

曹二瞪眼:那你现在知道了。他掏口袋摸索摸索:我早就看到你从来不带口罩,你看,我专门给你带了一个。

他三下五除二拆开口罩塑料包装,伸手就把松紧带往司马耳朵上挂。

司马没躲开,就这么被勒上了口罩。感觉自己像头被上了嚼子的驴。

曹二歪头端详他成果:你看老师,口罩多好,你吸多了雾霾,嗓子要疼的。

司马:……

曹二接着说:老师你这个口罩记得要换芯哦,就去随便药店买都可以!你要是懒得去买我给你带啊,带到你办公室好不好?

司马:……

司马伸手摘下口罩一边松紧带。

曹丕同学。他皱眉认真说。我这个人又懒又丧四体不勤五谷不分,你到底为什么缠着我啊?你能不能不缠着我啊?你他妈喜欢我什么啊?你是不是脑子有病?

曹二被司马诘难问住,停顿片刻他结结巴巴说:

但,但老师,你,你好看啊。

司马没来的及反击,曹二已经又伸手把司马口罩松紧带扣到司马耳朵上。

老师你好看。你很可爱。我看到你就想帮你戴口罩。不想让你吃雾霾。我也不知道我喜欢你什么。但是老师我真的很喜欢你啊。你要不要和我交往一下,让我发现我为什么喜欢你啊?

曹二有一双好看眼睛。瞳仁带深沉蓝色。在黑色眼珠中若隐若无地闪现。司马隔着雾霾、水汽和口罩边缘看过去,就看到这么一双眼。于是到嘴边的去你妈就变成了呆滞的一声:

——喔。


////.

喔算不算得上一个肯定回答呢。司马也不是很清楚。几天后他又走在环湖路上,穿很少衣服也没有戴曹二给他的大口罩。在雾霾中他再次碰到曹二穿着黑色大羽绒服迎面走来。

嗨。司马说。

嗨。曹二说。

他们相对无言,曹二嗫嚅许久,然后挠了挠脑袋。

明天要刮风。他说。老师你记得——

他向他前进一步。

司马敞开的领口被曹二掖住。

老师你要记得穿厚衣服。

曹二大半张脸沉默在黑色的大口罩后。手指还留在司马领口,像忘了拿回去。

司马脖子酥酥麻麻,心脏变成十万马力马达轰隆隆奔驰。他把脸躲在高领后轻声讲:

你也要记得穿厚衣服呀。

曹二就笑,嗡嗡地笑,胸腔共鸣频率震动司马小腹灼热。

而且你要记得戴口罩。雾霾很严重的,多吸一口少活三年喔。

你看,你嘴唇都干掉皮了。

来不及反应,曹二的嘴唇就贴了上来。

濡湿一片,他伸了舌尖。

爆炸。


司马从床上惊坐起。

摸一摸额头,出了一身冷汗。

好一个逼真的梦。

平复心情片刻后他又缓慢掀开被子。

不出所料内裤湿掉了一片。司马不耐烦啧了一声,扯下裤子扔到房间角落,拿床头纸巾胡乱擦擦自己,披上睡袍赤脚走向阳台。


司马站在狭小阳台上,半边身子往栏杆外靠。

城市霓虹流水还未逝去。远远传来几声车喇叭声,如黑影幢幢夜里的现代鴞叫。司马用袖口抚摸自己嘴唇。梦中曹二吻的形状还留在其上,逗引他急促呼吸往外冒,扩散成为一朵朵雾气蘑菇云。这时候司马才清楚意识到他身体潜意识里多么渴望曹二的皮肉与温度。基于生理本能的渴求让他心慌。

他他妈不可能喜欢上一个学生吧。他怎么能喜欢上一个学生呢。他他妈为什么会对学生做春梦呢。司马简直想跳起脚来狠狠掐自己脖子:

求求你了别和年轻男孩搞crazy好吗!曹二年轻的不疯魔活不成你可是个二十六岁了老人了啊司马!泡枸杞看gay片不好吗!谈你妈批师生恋爱喔!

自我检讨完后司马就走入了房间,在被窝里翻出手机寻找曹二来电记录,然后按消息图标发短信:

——要不,你试着追追我?


TBC



评论(2)
热度(31)

© 費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