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i 我耐你 ”

【丕司马】雾霾爱情4


❖ “你追我,追的蛮好的。”


////.


既然让别人追他就要有被黏的觉悟。司马开始接受曹二送他的早餐午饭加点心,也开始接受曹二借开假条问作业和老师汇报思想动态写检查书的借口天天往辅导员办公室凑。凑过十几个雾霾遮天蔽日的工作日,曹二终于凑到大风吹过北方天气晴好的一天。这天他例行访问司马,理由是在宿舍不会做大物作业。

北方冬天天气好的时候,是真好。两天的大风刮过去,霾被冲的干干净净。太阳变成种纯粹的金色,无遮无掩呈现一派厚重光锦面目。天空是一块泛蓝色凛冽冷意的冰。学校里一排梧桐树在透明冷风中昂扬枝桠,镶嵌在大幅玻璃窗里,如一首聂鲁达。

曹二坐在司马办公室里写大物期末模拟题。他拿一把凳子坐在司马旁边,胳膊靠司马后背,每做半道题就抬头看司马一下。司马背光,棕色发丝浮于灿灿冬阳中,好看的不得了。

曹二拿笔戳司马肋骨。

哎,老师,这道题我不会做,你看一下。

司马背对他看电脑上Excel表格。

自己看答案去。

于是曹二夸张翻书页。

答案略了哎老师,你看你看,答案略!

司马只好转过头来看题。

曹二直勾勾看司马。

你是不是傻子。司马用笔在草稿纸上勾勾画画。你都写到这步了你不会做啊?

不会。

曹二眼睛眨巴眨巴,睫毛一下一下挠在司马心里头,深色眼孔和司马梦中野火一般颜色。

窗户没有关好,风吹过来,吹进司马胸口,凉得心肺都火辣辣地烧。

司马又往曹二那边靠近一点。

一切器官蠢蠢欲动。

看好了啊。司马在纸上写。高阶无穷小量代换。

曹二鼻息喷在他耳边。

司马小腹发抖。

sinx的最后一笔没写完,曹二突然凑过来,在司马脸颊上吧唧亲了一口。

司马的脸迅速涨红。

他紧张地抬头,越过桌前隔板看办公室内人群。几个老师正各自和他们的学生讲话,丁老师正带着个大耳机直勾勾看电脑,似乎没人注意到这个角落里曹二的唐突。

你干嘛,你有病啊?

司马低声呵斥,带着一点虚弱的恳求。

夜晚里关于曹二的性幻想叫嚣着涨起来,吞噬他心智。

曹二脸也红,他左手托着半边脸:

老师,你长得真好看,我看得忍不住,想亲一口。

司马没压住嘴边得意笑意。

做你的题。傻子。

他把笔摔到曹二习题册上,转身面朝电脑,慢慢地、慢慢地、让嘴直咧到耳朵根上。

曹二在背后推他。

老师你转过来好不好?

司马摇头。

老师你转过来嘛,我还有好几道题不会做!

司马再度摇头。

曹二不再讲话,伸胳膊绕过司马腰身,手又放在桌面上。

司马说:你干嘛?

曹二贴着他后背讲:

我抱着老师,就会写题了。

司马扭动身子要逃出来。

曹二另一条胳膊也加入,两条胳膊一起圈住司马。

司马停止扭动。

行吧。他说。抱低点,别人要看见了。

曹二在他身后很开心地说:

哎,好。

过了一会曹二问:

老师,你觉得我追你追的好不好?

司马没回答。曹二也没接着问。他们各自心不在焉地做完了两份工作报表和大物模拟题。中午下班时刻办公室人烟稀落,曹二穿好外套在走廊电梯口等司马。司马慢吞吞收好包,收好围巾与曹二赠与他的大口罩,心虚观察无人注意他行踪后,走出了办公室,走到曹二身边。电梯叮咚响,他和曹二一起迈入黑色狭窄盒子内。曹二盯他半天,终于伸手把他握着的口罩拿起来给司马戴上。电梯停止,曹二和司马站着不动。

司马说:挺好的。

曹二:啊?

司马笑了一下:

我说,你追我,追的蛮好的。

评论(5)
热度(43)

© 費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