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i 我耐你 ”

【Drarry】《地铁,地铁》01

※ 人物:Draco Malfoy × Harry Potter

※ 无差清水傻子德拉科和傻子哈利的地铁相遇平淡无奇OOC短故事

※ 设定场景:【伦敦地铁北线】 作者见少识寡设定来自谷歌和瞎胡掰扯,错误多到飞起

※ 结尾配图伦敦北线路线

※ 02戳这里 03戳这里 04戳这里

※ 比正文好一点点的番外在这里

01.

地铁可以是一个圆,一条线,一块方形,一只自隧道爬出的甲虫,一架忘了长翅膀的飞机,也可以是一场灾难。臭汗炸鸡香水口气,男人女人黑人白人半黑不白人。人人都喘气,妈的。气流在逼仄的车厢里聚会,舞蹈,兴高采烈地扭腰,喷到德拉科的耳朵上领口里刘海边,液化成汗珠,让他的衬衣紧紧黏在背上。他想死。他的衣肯定也想。衬衣的使命是笔挺刮直。他的使命是优雅慵懒。现在他们的使命都被这该死的地铁打破了。

他挺直身子,想象自己是一个位的逃生,和车厢亲密无间,天生注定。谁都别想把他从座位上挪开。看谁敢。然后列车抽风一样咔哧停下,圆庭贝克站。车门打开,又一群人形金枪鱼被挤进了臃肿的地铁罐头。一个肥屁股女人一下子挤在德拉科右边。

叭,他和车厢之间隐形的连接螺栓无声爆炸。逃生德拉科被迫站了起

抽出她的粉色蕾丝文胸把她吊到车拉环上。德拉科邪恶地想。把和她一样的蠢货吊成一串儿加上拉花,做成商场减价牌。他四处张望,速求一死地期盼一个恐怖分子能行行好替他冲锋陷阵——干掉些见找座的家伙。但他失败了,视线所及处不是色鬼男人就是蠢货小孩,还有搔首弄姿女人。最后他的目光落到他左边刚上车的家伙身上。灰色卫衣,宇宙飞船那么大的帽子,黑色毛呢裤。一副圆框眼镜浮在飞船上。傻子吧,这他妈是八月,谁八月会穿卫衣和毛呢裤?

德拉科耸肩试图让衬衣脱离后背,然后一肘子戳到了卫衣傻子身上。傻子从宇宙飞船里探出脑袋,一脸刚刚失重的茫然。你在干?傻子

德拉科这才看到宇宙飞船里藏了两只绿的惊人的眼睛。像碧湖,不,腌癞蛤蟆。

不起。德拉科说,觉得闷热到缺氧,连说话都费尽力气。穿么多你不热吗

傻子瞪着两只癞蛤蟆眼看他,大概五秒钟吧,德拉科替他眼酸。然后傻子缩回了宇宙飞船,飞船边儿随着列车前进在德拉科肩膀上摩擦。德拉科突然生气,特生气,他浪费了宝贵的化学能量和卫衣傻子说话,可卫衣傻子压根儿没接茬。你知道在伦敦八月高峰期的地铁上心平气和和陌生人道歉有多难吗,卫衣傻子?德拉科死盯着傻子的飞船帽子檐儿,报复似的揣测着关于傻子的一切。

死宅,肯定是,死-瘦-宅。从来不运动所以脸苍白的像张荧光屏,身体松垮消瘦像一只白肚鱼。从没和妞儿出去过,一个礼拜自慰一次——还拿着日本漫画书,事后像个小姑娘一样羞得要死,偷偷摸摸去洗内裤。他肯定还在上高中。座位在最后一排角落,上课就埋在宇宙飞船里意淫丰满的女老师。这些念头在德拉科的大脑谷歌里哗啦啦直响,东拼西凑出一个完整的属于卫衣傻子的生活。他没注意到自己的嘴咧开的像只熟石榴,也没注意到车已经走到了斯托克威尔站,地铁罐头宽松了不少。

于是他和卫衣傻子都得到了一个宝贵的座位。紧挨着的。他在左边,右腿靠着卫衣傻子的左腿,右胳膊蹭着卫衣傻子的左胳膊。老旧的列车哗啦啦上下颠动,他和卫衣傻子也跟着哗啦啦颠动。好光景没持续多久时间,在下一站一个老太太就上了车——停在了他俩面前。

他不由自主地看向卫衣傻子的时候卫衣傻子也看向了他。你去座。你他妈让座。他们用眼神打架。凭什么是我?那凭什么是我?你他忍心个老女人站着?

沉默的第三次世界大战。德拉科恶狠狠地翻了个白眼。卫衣傻子站了起来。

您坐。卫衣傻子说。

德拉科就这样被迫成了卑鄙小人。

操。他蹭地站起来。一把拽住卫衣傻子把他推到了自己座位上。卫衣傻子的嘴傻乎乎地张开,像要吞下颗回收卫星。

有礼貌的好孩子应该得到奖赏。德拉科阴沉沉地说。你真棒啊,士小朋友。

我不是小朋友。卫衣傻子第二次说了话。

噢噢噢,大朋友,二年?每天读罗与朱丽叶然后边写论文边为爱情痛哭?生物课上使劲辨认蝗虫精母细胞的减数分裂切片?

卫衣傻子抿紧嘴。绿眼睛深的像火苗。哦操,火苗是红色的。

无意冒犯。过了一会德拉科干瘪地开了口。你看我还给座了,而且你坐的挺心。

卫衣傻子不说话,气鼓鼓地目视前方,然后发现自己正对着德拉科的裤腰。于是卫衣傻子的脸通红烧起来,连带着德拉科都遭了秧。德拉科尴尬地挪动了几寸,好让纯情的卫衣傻子能直视他身后一个姑娘的皮包而不是他的裤腰。地铁上的空调疲惫地放冷气,烧的德拉科心急火燎。

在伦敦桥站德拉科逃一样跑出了车厢。一眼都没看卫衣傻子。希望他这辈子都不要看到这个傻子了。德拉科对自己说。然后就在这天晚上,他惊恐地发现那个傻子的脸出现在了自己梦里,异常清晰,绿眼睛,圆眼镜,伴随着轰隆隆的宇宙飞船,白矮星,恒星爆炸和一场白浊色的流星暴雨。

TBC

评论(11)
热度(242)

© 費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