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i 我耐你 ”

【Drarry】《地铁,地铁》04 完

※ 人物:Draco Malfoy × Harry Potter

※ 无差  清水  傻子暗恋  没逻辑  不连贯

※ 设定场景:【伦敦地铁北线】

※  01戳这里 02戳这里 03戳这里  比正文好一点点的番外在这里

※ 本节字数:3413


04.

德拉科站在自动售票机面前,摩挲着口袋里的少的可怜的一点钞票。

请选择目的地。售票机冷漠地和他打招呼。

他瞪着售票机,售票机瞪着他,最后德拉科先泄了气,乖乖地把五英镑喂进了那张钢铁大嘴里。我只是想去伦敦桥找间公寓,没想遇到什么人。德拉科说。然后他抽出车票,低头打开Facebook,一边刷新一边走进了站台入口。

Harrypoooootter仍然毫无动静。他的手指嗒嗒嗒敲着手机屏幕,斟酌着该写点什么.他不能这么白白等着。就在两个小时前,他顶着一夜失眠的黑眼圈确定了这家伙就是那个波特,凭直觉——好吧,凭最新发的一张加菲猫的图片,和作为背景的一件熟悉的灰不溜秋的卫衣。

为我粗暴对待《成功面试五十招》而道歉,德拉科写,多谢你借给了我这本书,它非常有用——非常有用地帮我失去了一份工作。德拉科停下来审阅了一番这两行字,认为它们足够表现出他自矜又诚恳的矛盾心情,于是他接着写下去。

我很希望知道你昨天找我是什么事,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也许可以给我你的电话号码。写到这里德拉科咬住了嘴唇。他不会显得很像约炮吧?他仿佛看到了哈利·波特绿色黑洞腌癞蛤蟆一样的眼睛,正圆圆地瞪着他。他打了个冷颤,又咬了咬嘴唇。

然后他把关于手机号码的一行删掉了。

希望我们仍然是地铁好伙伴。他写,毕竟我可是给你让过座——还从啤酒肚色狼的手中拯救了你。

编辑完成,他迅速地按发送,手忙脚乱地关闭屏幕,感觉羞耻心像海水一样淹没了自己。听上去像个邀功请赏的一年级学生。德拉科懊恼地想。比读画本的傻娃娃好不到哪里去。为了挽救岌岌可危的自尊心,他强迫自己不去看Facebook的新消息界面,而是从随身的书包里拿出了一叠租房广告,开始字斟句酌地仔细研究。


列车停到圆庭贝克站的时候他还是偷偷抬起了头四处张望。

他希望哈利·波特突然出现在他面前,就像他们那二十六次地铁见面一样,聊聊天气,聊聊加菲猫(德拉科终于知道了这只猫爱吃意大利千层面),聊聊德拉科所有糟糕的面试什么的。什么都行。德拉科不愿意承认,但是和地铁上的哈利·波特聊天是件无比熨帖而舒服的事儿,他可以偷偷展露自己刻薄的幽默感,然后看哈利对这些报之反击。

他们在一起互相嘲讽又彼此温柔,就像两只爱蜇人的马蜂一样针锋相对又其乐融融。

但是他没找到任何宇宙母舰的迹象。他低下头,接着开始看租房广告。每月1200英镑,去他妈的,怎么不去抢银行呢,德拉科愤愤地翻了一页。

 

你要租房吗?

关你什么事……噢,是你。

哈利·波特站在他座位面前,眼睛刻意地看着车窗。

我收到了你的Facebook信。他说。你又没有找到工作。

对啊……噢。你不是就此嘲笑我的吧?

不是。哈利在他身边的空位坐下来。今天地铁人不多啊,怎么,你即将成为一个既没有工作也没有房子的可怜虫了吗?

德拉科恨恨地翻了一个白眼。我本来打算和你道歉,现在我只想堵住你那张嘴。

哇哦。哈利说。然后哈利和德拉科都陷入了沉默。

昨天……

昨天……

你先说。

你先说。

噢,好吧。哈利挠挠头,对不起,我昨天误会你的意思了,我偷偷跟着你想和你道歉的,结果你一出门儿就摔了我一本书。

你到底为什么觉得我会是那种要随时找人约炮的人?

你看起来就不正经嘛,哈利说。你还把我这个陌生人按到过你腿上呢。

去你妈的,德拉科觉得心口堵得慌,你才不正经,我见义勇为还没落下好,更何况你不也把我按到你腿上了吗!你,你还把脸放我侧腰上了呢。

两个人的脸同时涨红起来。

我,我……哈利小声嘀咕。


还有,你为什么好几天都没出现?你没坐地铁吗?为什么你不回我Facebook?为什么……德拉科卯足了劲儿,拼命鼓励自己不要害怕,把最后一句补完,为什么躲着我?为什么不给我电话号码?为什么不和我联系?之前二十六次见面,我,我以为你看得出来,我挺,挺……

德拉科的勇气还是哗啦一声坠入了低谷。此刻他觉得自己像个当众脱得精光的傻子。这一切都莫名其妙又毫无理由,最终他意识到了他一直在躲闪的事实:他在地铁上遇到了这个哈利·波特,对他产生了莫名的好感,而二十六次见面让这好感变成了无缘无故的迷恋——而哈利·波特发现了他的小小心思,并且在躲他。

现在他是个陷入一见钟情和单恋的傻子,正毫无根据地撒泼打赖。德拉科想拽着自己头发把自己扔出去。真恶心。真可怕。我竟然喜欢上了一个陌生人一个卫衣傻子一个绿眼恶魔一个……哈利·波特。

我看出来了。哈利急促地说。然后他们在此陷入了沉默。

那,你没什么想说的吗?

许久以后德拉科轻声问。

没有。哈利干脆地说。

好吧。德拉科感觉心脏沉沉到了肚子里——根本不算颗心脏了。他漂浮到空中,看到自己干巴巴地拧了拧手。我以为你看得出我挺讨厌你的。德拉科看到一个金发混蛋抿紧嘴唇,恶毒地瞥了哈利一眼——

不是的不是的不是的!他大声吼,闭嘴吧你个金发傻子,没人会讨厌哈利·波特!

哈利局促地往卫衣帽子里缩了缩。那还真是对不起。他阴恻恻地说。打扰你了。我只想告诉你,第一次遇到你的时候我坐错了地铁……


列车突然刹车,德拉科被惯性甩到在了哈利身上。哈利靠得他如此之近,他闻到他卫衣上的洗涤剂味道,他感觉到躯体的热度蔓延上他的下巴,顺着棉麻的纹路。他突然不想直起身子来了。他想窝在这艘宇宙母舰下,宇宙爆炸都没关系,他想窝在这儿,脸贴着哈利黑圆眼镜的舷窗,看流星暴雨在星系之间无声地轰轰落下。

你坐错了地铁是什么意思?德拉科问。

这你还没明白吗?哈利没好气地把他推开,我他妈整整坐了二十六天这班地铁,尽管它根本不会带我去我的目的地——现在我要走了,不打扰你的视线了。真、抱、歉啊,马尔福先生。

然后哈利站起身来大踏步走向了车厢门口。

愣了一秒钟后德拉科迅速地提着包赶上了他,嘴上慢慢升起了一个得意的蠢笑,唇角一直咧到了耳朵根儿。

 


德拉科没有预测到的事情有很多,比如说他没预测到有一天他会从衣食无忧变成居无定所,比如说他没预测到他会在地铁上遇到他的“男朋友”,再比如说他没有预测到他会拿着一只五十便士的硬币像只傻狗一样蹲在别人家门口。

操,你在干嘛?

哈利倚在门框上,皱着眉瞪着德拉科。他带着大大的卫衣帽子,毛呢裤换成了一条睡裤。

我没房子住。德拉科厚颜无耻地说,我想在你这儿租张床位。

我家只有一张床。哈利挑着眉说。

不,还有一张。德拉科站起来,笑容大的让哈利的瞳孔有点失焦,他把手搭在了哈利肩膀上,我睡你肩膀上这张床位就好。

你付不起租金。

你是在小看我吗?波特先生。

当然是。

德拉科把五十便士举到哈利面前。这还不够吗?房东?

不够,远远不够。

好吧。德拉科耸耸肩,把硬币按在了哈利的喉结处。我还有点儿别的东西送你。他摩挲口袋,然后小心翼翼地把一片小小的、闪闪发光的玻片举到了哈利面前。

这是什么?

蝗虫精母细胞切片。德拉科恶劣地笑了,他想到了自己第一次见到哈利·波特时对他的种种想象。他不是个高中生,他不常运动,这些德拉科已经证伪。但是还有一些——他是否经常看着漫画幻想,是不是一周来一次自慰——这些他将慢慢观察得出结论。仔细观察,认真研究——反正他有的是时间。

我不是高中生,我不读罗密欧与朱丽叶也不看蝗虫精母细胞的减数分裂,我和你说多少次你才能放弃这个一点都不好笑的梗?哈利凶恶地说,但还是伸出了一只指头,接过了那小小的、精巧的切片。你从哪儿搞来的?

啊,我也有过高中时代啊。德拉科凑到哈利耳朵旁边。它在显微镜下看起来就像紫色的华丽的羽毛,带着眼斑花纹,很美。他低声说,咬着哈利的耳垂。这够不够房租啊?如果不够的话我还有……

去你的,挪开,你的手,哈利扭动着逃离了德拉科。把你的东西搬进来,蹲墙角那儿,去。他笑着踢德拉科的小腿。去那儿呆着。

嘿,你敢拽我。德拉科趔趄着嘟哝,从背后猛地袭击了哈利。

哈利把蝗虫精母细胞的分裂期切片和五十便士小心置放到桌子上。随即专心地加入了和德拉科的肢体冲突中。你打不过我的。哈利洋洋自得。锁紧德拉科抱住他的手。你想试试吗?

试试就试试。

德拉科说。

 

你要还我房租的。哈利说。嘴唇上面贴着德拉科的嘴唇。我很穷,养不起你。

我会还的我会还的。德拉科说。我保证。他的嘴唇贴着哈利喃喃,颤动的幅度在哈利唇上激起一阵阵酥麻。像两片柔柔的,被风吹着簌簌的花瓣。德拉科想。那双绿眼睛不再是黑洞或者癞蛤蟆,是两潭碧色的湖水,倒映着他的脸。但是你要送我礼物。

好。

答应的这么爽快?

哈利狡黠地眨着眼,从裤兜里抽出一张卡片。

这是什么?

牡蛎卡。哈利你可以用它来坐地铁。不用每天一边肉疼一边去投喂自动售票机。

这就是礼物吗?

比买票要便宜很多的。

德拉科不屑地嗤了一声,然后迅速地把卡片夺过来塞到了自己口袋。

我更想要别的礼。德拉科说。


于是嘴唇和嘴唇都开始轻颤,像一列地铁在轨道上小心地嗡嗡晃动。德拉科看到哈利的嘴角里藏着隐忍的微笑,是一张崭新的好看的车票,在召唤着他走进更深更安静的站台。于是他闭上眼睛接受了邀请,钻进了温暖的小小的逼仄的地铁车厢,再也不愿意出来。


——COMPLETE——


【最后一些废话】

  • 谢谢你看到这里 我不高产不精产 文章没逻辑又剧情不连贯 

  • 但是大家都很善良地没有骂过我 真开心啊

  • 应该说点什么感恩有你之类的话 但是……还是算了 


评论(22)
热度(223)

© 費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