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i 我耐你 ”

【随笔】阴天 酒和你 都甚是可爱

——凌晨三点脑子漂浮到头顶,脊椎随着仰头的动作嘎吱嘎吱响,随后就是一阵痉挛。饿得灵魂出窍,觉得自己能吃得下一头牛。但是这里确乎没有牛。只好作罢。于是抱着笔记本走出自习室,宿舍楼的走廊灯火通明,悄无人息。安静得像首歌,非常好听。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发现是阴天,心情便非常好。觉得阴天总是亲切的像一个湿润的拥抱,允许人不高兴,允许人失望,允许人失眠,喝酒,看小说,和丧。

——对着电脑做设计作业,盯了十二三个小时,耳朵里一直听87版红楼梦。女孩子们咯咯笑起来,莺莺燕燕,婉转娇啼。听到宝玉对黛玉说,妹妹我只说一句话,说完了,咱们就此撂开手,行不行?黛玉说,只一句?请说罢。宝玉说,那两句话,行不行?

——觉得真是十分可爱。每个字儿都很可爱。宝黛赌气,拼命想和对方表白心意,又说不出口,只好生生要逼着对方。我只说一句,成不成?只说一句,求你便听罢。于是黛玉那个“请”字也说的极妙。你是富贵公子大家子弟,千万花丛取第过,我哪里能够攀得上你。心里别扭的很,又想听,又怕臊,好不容易听得只说一句,假做勉强的“只一句?”,那我就洗耳恭听,“请”说罢。

——然后宝哥哥的回答就更可爱了,两句话,行不行?生怕妹妹听不进,听不完,赶赶忙忙地要多送些心事过去。像是一只小松鼠好不容易哄得另一只小松鼠松了口,便急急忙忙地把一腮帮子的松果儿掏出来,一脸憨地送上去,生怕那一只不肯要。

——实在是可爱。红楼梦确是越读越觉得近的。再往后听,听到了清虚观听戏,王道士为宝玉说亲,黛玉使小性子的一段儿,活脱脱便是夏日炎炎里痴缠着的绵绵的一段恋爱故事。小儿女情思,意绵绵静日玉生香,说的就是这样暑热氤氲里一点缠腾而上似烟似雾的情愫吧。于是更加喜欢夏天。

——红楼里确是多处动情之处,这种动情不是一下子体味得到的,再三咀嚼,反复玩味,那绵密的情思才越来越扣人。人读书,书读人。后来再次听到另一深情之处是宝玉被父亲打后,黛玉来看他。宝玉说,你又跑来做什么呢,虽说太阳下了,余热还未散,你要是中暑了怎么办呢。

——宝哥哥的这句话说得实在深情。尾音一个轻轻的呢,像叹息妹妹不爱惜自己身子,又像是甜蜜惆怅着妹妹的深情厚意。太阳下了,可是余热还未散。宝玉便这样把妹妹捧在手里。

——昨天和今天,一直在喝酒。昨天本打算边喝酒边看书,后来出了个DDL只好又一头扑到电脑上,今天亦是如此。下午喝着酒,画水彩手感生疏的很,就停了笔。想到前日的梦,梦到长而宽阔的走廊,高中的语文老师在讲课,放黑白老电影。我靠在小时候喜欢过的男孩子的身前,懒懒地听。后来我俩都很倦,于是我直起身子一个人靠在了墙边。梦里我恍惚地想,大约总是没法放心倚靠别人的吧。

——醒来后看到还是阴天。很开心。觉得阴天,酒和你,都甚是可爱。于是翻过去拍的照片。翻到这一张。还是去年在北京设计周时拍的。也是阴天,751和798愈发挤,乱。去的晚,人也懒,随便走了几步,觉得这北京这地界很适合暑日的傍晚,和你洗过澡,穿着薄衣衫,举着咸水冰,在槐树林荫路上满四九城发呆。卖西瓜的卖玩意儿的卖酸梅汁的,吆喝着一一过去,捡个地方看看戏,吃两碗你总说没味儿的豌豆黄,随手带杂志和书回家去。都很好。你,夏天,北京和夜晚,都很是可爱。

评论(6)
热度(30)

© 費龍 | Powered by LOFTER